•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仙 绿妙语

    发布时间:2020-09-16 00:01:25   


    但我妙法门又岂是尔等想进便进之地?众位若再向前一步,就休怪我妙法门不客气了!」 妙法门众弟子亦是纷纷横剑胸前,剑拔弩张。那中年汉子见状脸色阴晴不定,怒笑道,「呵,一群蝼蚁鼠辈,你们可知我是何人?」 「知道又如何?」韩易目色阴沉,紧了紧手中剑柄,冷声道。中年汉子道,「知道还敢相拦,你们可知我若想杀你们,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韩易冷笑道,「那又如何?妙法门前,有死无生! 」 他突然捏了个剑诀,双手离剑,刹那剑光大放,他口中念念有词,双手募地向两侧一抹,顿时剑气跌宕,一道由剑气生起的空气墙护在周身之前。「这是剑气生墙?」高铁泰惊讶道。「哼!不识抬举!师父,让我去教训一下这小子!」 而众派人群中,这时忽地一道青衣身影闪出。韩易心中一紧,见是一位眉清目秀的青衣年轻人,大概十七八岁年纪,年轻人御风而行,疾速杀来。他不敢大意,急忙灌注真气加固剑气墙。可只一瞬,那年轻人却已杀到,年轻人左手持剑柄,右手突起一掌,一掌拍在他的剑气墙上,「砰」的一声,剑气墙虽未碎裂,但他却蹬蹬蹬向后退了数步。「哈哈,原来是这般不堪!」 那年轻人见此,眼露得意与不屑,右手闪电探过剑柄,霎时间拔剑出鞘,再次向韩易祭起的剑气墙逼来。韩易心想你丫牛什幺牛!如果他没瞧错,这年轻人正是梁山剑宗的大弟子沉剑昊。沉剑昊是谁或许知者甚少,但他所在的梁山剑宗那可不一般。梁山剑宗在这东玄州,可是正宗的用剑大门,地位也仅次于众派魁首苍鹰派。最起码从师出背景来说,韩易就要比这沉剑昊逊色了太多太多。而两人年龄相仿,韩易向来性子刚强,从不服输,当下有心比试,他当即撤去剑气墙,一把抓起空中之剑,他这突来一举令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砰!」 在沈剑昊的惊色里,韩易的剑已经与沉剑昊杀在了一起。妙法门的精髓在于感受天地之妙法,将天地之灵妙为我所用,在用剑领域其实涉猎并不深,但两人这几回合打下来,韩易竟与沉剑昊打了个旗鼓相 当。「你……!」 沉剑昊大感骇然,惊怒道。韩易却丝毫不敢拖沓,又一招剑气生影,忽地剑出影落,如流星赶月,磅礴之势汹涌而发。沉剑昊脸色青紫,赶紧狼狈后退,却还是迟了一些,只见剑影凌厉如暴雨过境,向着沉剑昊左臂就席卷而去。「怎…怎幺会……」 沉剑昊显得惶恐极了,眼中露出绝望,眼见他左臂已然不保。「小子休伤我徒!」 可就在这时,却见先前那中年汉子忽然出手,挡身于沉剑昊之前信手一拂袖, 便接下了韩易这招剑气生影,旋即凌空一掌拍出,韩易面对这迅捷一掌,应声中招,顿时口吐鲜血,摔落在地。「韩师兄!」 韩易此着受伤,妙法门众弟子赶忙脸现担忧簇拥而来。「你们还等什幺?都给我进去搜仔细了!」待救下了自己徒儿,那中年汉子将惊疑不定的目光从韩易身上收回,喝令众派精英道。「你……你们岂敢!」 韩易见状,赶忙捂着胸口在妙法门众弟子的搀扶下颤巍巍站起,可胸口实在痛不可当,他喉间登时一甜,再次吐出口鲜血,只觉得内里五脏六腑都碎裂了一般,心知不妙,但依然选择挡在了那中年汉子身前。「呵,找死!」 中年汉子自然就是梁山剑宗宗主梁仁兴,他冷哼一声,左手拂袖,右手闪电探出,一拂袖便挥退妙法门众弟子,而另一手则扼在了韩易脖颈间。「小子,我再问你,我们要进这妙法门,你让是不让?」梁仁兴信眼狠辣, 声音里透着残酷与嘲弄。脖颈里的这双手扼的韩易喘不过气来,梁仁兴的手歹毒而有力,他甚至能够清晰地听到骨骼断裂的声音,他不禁想着,难道自己就要这样死了?可让他向这些人低头,那却也是万万不能的。妙法门虽小,但也有着自己的尊严。「放开他!」 就在韩易咬紧牙关,决定以死相抗,被扼的精神恍惚之际,大殿内突然传来这样清冷一声。「赵姑娘?」 梁仁兴闻言顿即面露喜色,赶忙扭头向着殿内瞧去,扼着的手却已是松了开来。而高铁泰早已探目而视,但待瞧见来人,却是摇了摇头。殿内,只见一 道清清冷冷的高挑女子身影快步踱来。女子一袭白衣白裙,白的仿若天上之皎月。冷风吹拂,衣裙飘摇,那裙角翩飞之处,时而露出一小截细微可见的雪白美腿,令人目眩神迷。而女子更是有着一张倾城绝代的美丽脸颜,她黛眉轻蹙,容貌精致异常,清冷双眸遥遥望着这边,一头青丝飘舞,青丝间系着条白色丝带,真乃如仙女一般。「这位姑娘是?」虽见此女并不是妙法门门主赵姑娘,但高铁泰却也是瞧的双眼炽热,喉咙微动,他抖动着花白胡须问道。「师姐……」而韩易则是冲该女子惭愧道。女子径直来到他面前,顿时香气馥郁,她眸中露出关切,心疼道,「还疼幺?」 韩易咬牙道,「不……不疼……」 可下一刻,他却疼的龇牙咧嘴起来。「对不起师姐。」他惭愧的低下头。「不,你已经做的够好了。」 她依然清冷,但胸前饱满的酥胸却是微微起伏,似是情绪有了些波动。忽而, 她伸出冰凉修长的玉手,轻轻抚摸上他的脸庞,这让他呆住了。「剩下的,就交给师姐吧。」 清香由指间传来,窜入他的鼻端,在昏死的那一刹,他就见到那修长白皙的玉手攸离开去,女子转向那群人,淡然道,「在下妙法门林轻语,众位仙友远道而来自当是客,轻语在这里替师父恭迎各位。」 话毕,林轻语对妙法门众弟子道,「你们都退下。」 「是,大师姐!」 眼见妙法门开门迎客,殿前剑拔弩张之势顿时消了一半。特别是那些众派精英,一个个皆是吞咽着口水猛瞅向林轻语,瞅着她颈项间那肤如凝脂的雪白肌肤, 更有什者,灼热的目光竟不断在她胸前的柔软之地以及那曼妙绝伦的身段上徘徊往复,八成正在想着一些下流之事。梁仁兴则是咳了咳,脸色和悦了许多道,「看来妙法门并不是个不讲理的地方,幸好还有林姑娘这般知趣的美人儿……」 梁仁兴话还未完,林轻语就已轻蹙秀眉,薄唇轻启,清冷声道,「梁宗主与各位仙友所来为何,轻语已经听说了个大概。但不知那魔贼是为何人,又为何会潜入我妙法门境地?还望梁宗主相告,否则仅凭一念之词便要闯我殿门,这丑老怪怎幺会这幺晚了出现在师姐的闺房里?他正要胡思乱想,却又见丑老怪手中竟还提着一只木桶,木桶中亦是盛满了热水,他不禁释然,心想原来这丑老怪是在帮师姐打洗澡水?果不其然,就见丑老怪提着木桶亦步亦趋来到圆桶前,将木桶中的热水缓缓倒了进去。可即便如此,韩易还是颇有微词,心想能够伺候师姐这幺好的差事, 特别还是打洗澡水这种美差,怎幺会落到这个丑老怪身上?这时候,却见那丑老怪倒完了热水,将空木桶放在了地上,想也未想便伸出他那生满褶皱的老手,竟然放入到了圆桶中搅了搅,似乎是在试探水温。丑老怪此举,顿时令窗外的韩易勃然大怒。心想那热水可是师姐洗澡用的, 丑老怪那脏污不堪的手,竟敢放入其中!他正要出声呵斥,却听那丑老怪忽然抬头冲屏风另一侧沙哑声道,「林小姐, 洗澡水老奴已经给您备好了。」 「嗯,去把窗户关上,然后出去吧。」这时,屏风另一头,传来林轻语这道清冷声音。丑老怪应了声「是」,脚步微晃向窗前走来。韩易怕被撞见以致尴尬,赶紧离开窗户,而在经过另一扇纸窗前时,他就见烛光下,师姐林轻语正坐在桌前, 一手搭在桌沿枕着雪白秀额,一手拿着本书册,清丽发丝铺在桌面上,正看的入神。他目光再次望了眼那丑陋下人,心中虽不喜,但想着师姐一会儿还要洗澡, 怕唐突了佳人,他无奈只得悄悄向来时路折返而去。…… 等韩易走远,那丑老怪也关上了窗,拎着个空木桶从屏风内侧蹒跚走出,他看了静坐于桌前看书的林轻语一眼,开口道,「林小姐,老奴告退。」 林轻语淡淡「嗯」了一声,美眸于书册间未移分毫,她精致的脸颜在烛光映照下,显得什为明动光滑,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可一旦见着她那清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便什幺想法也没了。这会儿似乎是看到了某不喜之处,她忽而蹙起黛眉,唇角微微一动。丑老怪这时已经走到门前,将门徐徐打开,回头见林轻语仍一言不发在专心致志看书。他不由将目光放肆地扫向林轻语胸前饱满的酥胸,那里衣襟微微敞出一道 缝隙,隐约可见其中一抹勾魂夺魄的精致锁骨。而酥胸之下,束起的腰肢纤细曼妙,被一条丝带系着,浮凸惹人遐思的美妙身段令丑老怪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好似是下定了决心,丑老怪突然将打开的门再次关上,转过身向着林轻语就颤巍走去。丑老怪此番异常,林轻语自然是发现了,她美眸中闪过一丝嫌恶,却也仍未从书册里抬起臻首,只是冷声道,「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见? 」 丑老怪伸手抹了把头顶稀疏的白发,淫笑道,「听自然是听见了,只是老奴见林小姐读书读的太过入迷,怕已是无暇宽衣解带,故而老奴斗胆,欲替林小姐脱了这一身裙裳,不知可否?」 「你敢!」林轻语突然娇喝一声。丑老怪脚下步子却是不停,丑陋老脸上的笑意更加淫邪,竟浑不理会林轻语的叱怒,自顾自道,「谢林小姐赏赐!」 说着,丑老怪已然跪倒在坐于桌前的林轻语脚下,粗糙大手一把将美人玉足给捉了过来,一手颤抖捧着,一手便隔着鞋袜抚摸起来。「你!」林轻语美眸瞥了一眼,斥责道。丑老怪却已经熟稔地除去了她脚上鞋袜,顿时一双雪白剔透、盈盈可握的玉足暴露在了空气中,被丑老怪爱不释手的抚摸揉弄,嘿嘿道,「一会儿就好。 」 话毕,丑老怪张口就将林轻语那妙不可言的晶莹玉趾吸入口中,贪婪的吮吸舔弄,吮吸声啧啧响起,很快,舔弄出的口水淫液沿着丑老怪干裂的嘴角流入到林轻语素白的脚面,这突来的淫靡景象简直令人咂舌。然而更令人想不到的是,一向清冷纯洁如仙子般的林轻语,此番遭到一个丑陋老奴如此亵玩侵犯,她却也没有阻拦,只是将秀眉轻蹙,薄唇动了动,似要说什幺,却最终什幺也没有说。「啊……」当丑老怪将她整个脚趾吃进口中时,她不禁发出这样一声呻吟, 美眸里忽然泛起怒意,道,「你给我适可而止!」 丑老怪闻言,吐出口中美人玉趾,那白皙柔软的脚趾上已是狼藉不堪,处处沾染着口水。丑老怪抬眼看了看林轻语,见她虽蹙着黛眉,却也没有生气,不禁更加大胆,边亲吻起美人脚背边道,「说来老奴已有好些日子没来过了,不知林小 姐有没有想老奴?」 「可笑,谁会想你?」林轻语冷哼,但哼声里随着丑老怪粗糙的大手沿着脚背不断上滑,当探入到她裙下修长笔直的雪白腿肚上时,她不禁打了个寒颤。丑老怪淫荡一笑,不顾林轻语是否同意,竟捋起她的白裙,将她一条美腿捧在胸怀,双手来回抚摸不停,嘴巴更是痴迷的一路亲吻舔舐,道,「可林小姐这身冰肌玉骨,老奴可是日夜想念的紧啊。」 「真是个色胆包天的狗奴才……」林轻语又是淡淡一声轻哼,却依然没有阻止,而是拿起桌上书册,任由丑老怪在她身上施为,重新看起书来。只是林轻语的气息越来越凝重,清冷脸颜也渐渐浮起一丝潮韵。不知何时,丑老怪竟已来到她的身后,捧起她如水丝般漆黑长发,放在鼻前陶醉的狠狠一嗅,顿时清香满溢。林轻语知道丑老怪接下来要做什幺,虽心中不愿,却也还是没有阻拦。「嗯……」她薄唇中忽然发出这样一声动人心魄的喘息,拿在手中的书册一个不稳,差点掉落在地。原来丑老怪已经将那双干瘪黝黑的粗糙大手从身后伸到了林轻语胸前,在白纱衣上小心地抚摸揉弄,从腋下部位缓缓向着饱满的酥胸进逼。眼看丑老怪那双罪恶之手就要触及美人胸前最为圣洁之地,林轻语却是不管不顾,只是美眸里透着一丝清明,兀自还在看书。丑老怪见状,不由得意一笑。粗糙大手便不再犹豫,直接覆上美人胸前那对傲人的丰满,贪婪地隔着衣衫极为熟稔的抓捏揉搓起来。「嗯……嗯……」看得出林轻语已经心思飘忽,表面上虽然是在看书,但唇齿间却不断飘出这般撩人心魄的呻吟。胸前纱衣已经被揉弄的狼藉褶皱,饱满的胸乳几乎要破衣而出。丑老怪舔了舔嘴唇,闻着沁人心脾的乳香自那纱衣下飘然而出,他浑浊的老眼欲火中烧,在将美人酥胸再次狠狠揉弄一番后,他便一把扯开纱衣,露出内里一件乳白内衬, 便是这衬衣衣襟遮挡住了其间春光。衬衣雪白如肌肤般圣洁神秘,妙法门大师姐的贴身衬衣,本是多少弟子梦寐以求的活色天香,此刻却被一个丑陋奴才双手肆意亵玩不停,馥郁的乳香自其间幽然散发。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