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失去了一条腿的处男

    发布时间:2020-09-14 00:00:33   

    我叫金明,是一个可怜人。二十四岁了,仍是处男一名。在外表上看来,我是并不可怜的,因为我的样子生得相当端正,也有一技之长。我是一间广告公司美术主任,我有很高的美术天份。但是我却比別人短了一截。这并不是说我的阳具。我的阳具不但正常,且比平常人还优胜一些。我是指我的腿。我的腿沒有了一截。下面一截虽然已经装上了义肢,有长裤遮住,外表不大看得出来,不过走动起来时则仍然是不平衡,一拐一拐的。 

    这是我在十三岁时受到了车祸的影响,我给汽车撞倒,醒过来时我已经躺在医院,并失去了一条腿子。

    我有时在想,假如这场灾祸是命中注定,那我宁可迟几年才发生。因为,那时我还沒有机会做男女间的事。如果迟几年,我应该已经知道,可能有兴趣,也有机会做过,这之后才发生,也总算是试过。但现在我却再也沒有机会试。 

    为甚么沒有机会呢 因为我自己知道我自己的缺点,不敢去追求女人,而我也不相信任何女人会肯与我性交,更谈不上嫁我了。 

    而且我因为一件事而有自卑感,我仅有过一次企图追求女孩子。她是公司里的一位女同事。我祗是稍作暗示而已,第一步是请她吃晚饭。她却很不客气。她说 “你为甚么不自量一下呢 我跟你一起出去,我是很难为情的。” 

    她实在太残忍了,我的心理大受打击,更加自卑,以后就不敢对任何女人追求了。假如我再给她们来这样一句,那真是很惨的。 

    也许你会问我,我有一份好职位,收入不错,难道不能出钱去买吗

    是的,我是可以买的,不过这不是自卑感的问题。这件事情,是一定要脱掉衣服才能够做的,脱掉了衣服,就真相暴露了。假如我在事前先讲明自己是个跛子,对方一定会投以奇异的眼光 说不定会拒绝。假如我临时才暴露真相,说不定会争执起来,我实在不能经得起这重大的侮辱。 

    说起我的腿,我真有点恨我的世伯,假如当年他不是侵占了我父亲的财产,我们是富有人家,当然出入有私家车,我坐在车子上,才不会被汽车撞倒,就算发生车祸,撞倒了人,伤的也是別人,而不是我想起了这件事,我一直恨透了世伯,恨透了他一家人,有机会,我一定会报復。

    表面上看来,我很不争气,因为我现在工作的地方,正是世伯大女儿媚媚开办的广告公司,我是美术主任,擅长画画。其实,我一直在等报仇的机会。 

    媚媚忽然叫我进入她的办公室,她要求我替她画一幅油画像。我答应了,因为这也该是要报復的机会,我不能放弃任何一个报仇的机会的。 

    媚媚是一个三十岁刚出头的中年女人,刚离了婚。我在星期六下午到她家去。那是因为星期六下午不必上班,我可以星期六下午和星期日都为她做这件事。 

    媚媚的家自然是布置得相当豪华。当然罗,他父亲吞占了我父亲不少财产。她告诉我,家里的僕人都放假了,屋里祗有我们两个人。 

    她说 “你做工作一定不想受到打扰的,是不是 ” 

    “对了。”我说,“这样很好,现在就画吧 ” 

    此时,她身上祗是穿着一件日本式的和服,腰间束着带子,假如这个装束入画,那是未免滑稽一些的。而且,她这和服的胸前,交叠的地方松松的,也成为一个心型,露出相当一块雪白的肌肤。她不是把这衣服像日本女人那样穿法,而是作为一种便服,而且这件和服又是那种薄布所制的。这使我看得心绪不宁。假如她穿得端正一些,我就比较容易集中精神工作。 

    她微笑道 “衣服并不重要吧

    我说 “你的意思是画好了头部之后,再把衣服填上去吗 这也可以的。不过假如你想得到最佳的效果的话,则是应该先穿上自己认为最美丽的衣服。” 

    她说 “还是背景最重要,我躺在那沙发上,不是很好吗 ” 

    “躺下来吗 ”我说。 

    她说 “是呀 对了,我忘了对你讲清楚,我是要你替我画一幅裸体像 ” 

    我登时脸红心跳,吶吶着说 “你不是开玩笑吧 ” 

    她说 “怎么 你不是不会画人体画吧 你在广告上的几张美女也画得那么好 ” 

    “我会的,不过……”

    她是一个很会用手段的人,跟世伯一样,她要做的事情,通常是非做到不可的,而现在她亦不跟我多讲了,她就这样把膝间的腰带一解,和服张了开来,然后就从她的身上滑到地下。 

    我看着她发呆。她竟有一具那么美丽的身体,几乎是少女一样,不过是较为丰满,腰是粗了一些,而小腹的脂肪也是略为积聚得多一些。 

    她在说话,我则是顾着看,几乎听不进耳。她在说 “我的年纪也已经不轻了,趁着身体还沒有退化,留一幅画像,这是我的最大愿望 ” 

    她忽然又咕咕笑起来道 “你怎么了 你不是从沒有见过女人吧 ” 

    “我.我当然见过 ”我说。

    我念艺术系时见得多了。人体写生是必须的训练,否则根本不可能把人体画得好。但是那情形是不同的,许多艺术学生一起画一个女人,大家都是一心为了艺术,而且那是职业模特儿,不认识的。现在祗有她和我两个人在一起,我们又是认识的,这种情况下就比较尴尬了。

    此时,她已经在我面前脱光了。而且,我也可以感觉到她是另有用意的,否则她应该在事先声明,而不会忽然之●N这样一脱。 

    “怎么样 ”媚媚轻轻摸着自己的身子说道 “你肯为我画吗 ” 

    事已至此,我可不能叫她把衣服穿回的。我的内心暗自思量,且看她有何目的。我祗好说 “好吧 我们开始了。” 

    她说 “不过,我要你先替我改一改,你看,这里,最好画得平坦一些。这里也不要画个那么浓 ” 

    她所指的是小腹与及下面的阴毛。正如我所讲的,她的小腹上脂肪积聚得稍多了一些,而她的阴毛也是又浪又黑一大片。 

    小腹倒是一个缺点,不过,阴毛浓密那个问题则是各有看法了。我个人则认为如此浓密就更加动人。 

    不过,这祗是自己的意见,我也不便提出异议了,我把画架架了起来,她就躺在沙发上。祗有一步是最难的,那就是我要指导她如何摆姿势。在我学艺术时,这是由教授做的,我们根本沒有机会接近那个模特儿。现在则是不同了。我 要指导她如何摆好姿势,而这又不是口讲就行的。我必须动手把她的肥臀移动。这真是难受,我触到她那滑腻如脂的肌肤,可嗅到她那特殊动人的女性气味,又加上那用得份量很恰当的名贵香水的气味。我的反应一直沒有停过,我的阳具又硬又直,好像身上藏着一支铁棍,而这铁棍要藏好实在并不容易。 

    我总算为她摆了姿势,就先为她在画架上勾出了一个木炭的草稿。这是本来用不着很长时间的,她却已经在埋怨了。她说一动不动宜在很疲倦,又要用一支手托着头。 

    我终于完成了那草稿,说道 “你来看看,这样好吗 ” 

    她坐了起来,用另一支手搓摆着她那使用于托着头的手臂,埋怨道 “真累死人,你来替我捏捏好不好 ” 

    我认为这样做并不太好,但是,她这个提议又使我觉得求之不得,于是我就过去为她捏一阵。她虽然超过三十岁,但肌肤仍然滑腻,柔若无骨,摸上去真是舒服,直至她说好了,我才依依不捨得放开手。 

    这时,她才过来看我的草稿。她是会看昼的,我在她的公司工作了这样久,这一点我很明白。草稿虽然不能完全作准,但是懂得看画的人,一看就会知道画成之后大概是如何了。

    她基本上都很满意,祗有三角地带有些不满意。她指着那里说道 “这里的毛还是太浓一些 ” 

    “这……”我表示为难地说道 “这是很难作准的,我已经画得少了一些,但是你还认为太多 ” 

    她微笑道 “你是不是喜欢多的 ” 

        “在我个人而言是的。”我说 “不如这样吧,你的身子再侧一些,根本看不到,那就沒有问题了 ” 

    “那又不好,”她说道 “我又不想人家说我沒有毛 ” 

    “这样吧 ”我说道 “我多改几次,改到你认为满意为止。” 

    “不 ”她说 “我有个更好的主意。你替我剪一剪,剪到合适就是标准了 ” 

    “这也能剪吗 ”我说。 

    “用剪刀就可以剪了。”她说。 

    “剪这个地方 ”我说道 “很危险的,很容易受伤,我不大贊成你乱来 剪刀是尖的呀 ” 

    她笑起来道 “怕甚么呢 这里有特別的剪刀的,是小而钝头的,你不知道吗 来吧 进来,你替我剪 ” 

    我大为尴尬,说道 “你自己剪不是更称心满意吗 ” 

    她又笑了。她说 “你又是不明白。这种事情,自已是不能剪的。假如你自己也要剪,你觉得方便吗 ” 

    我想一想,觉得这一点倒是真的。这个自己最重要的部份,偏偏就是自己最不方便料理的,一如头发,也是甚难自己剪得好。假如叫我自己为自己下剪,我就很不放心,一下错手,命根都会断落下来,而且,不小心剪伤了的话,也是一件苦不堪言的事。

    “来呀 ”她说 “这里祗有我们两人,怕甚么呢 ” 

    干这件事,实在很不好意思。但是假如我拒绝,恐怕会令她不高兴,于是我半推半就便答应了。 

    她拿出一把小剪刀来。那果然是一把好特別的剪刀,很小,而且是钝头的,起码不会刺伤阴户嫩肉。

    她在沙发躺了下来,拿了一块镜子放在阴户前。说道 “我早就想找个人替我好好地剪一剪,现在找到了你,那是真好了 ” 

    她躺在沙发上,双腿大字张开,难免令我想起,她是正在等待着做另一件事情。也就是跟人性交。性交这件事,我沒有机会做过,现在却很想做。 

    她说 “你来呀,坐在这里 ” 

    她拍拍身边。我祗好在旁边坐了下来。然而,我立即就发觉,坐在旁边是不行的,这样很不顺手。她指导我在她的前面蹲下来,蹲在她两腿之间。她张开了腿,这样我才方便下剪。 

    她在身下埝了一条毛巾,剪下来的碎毛就可以落在毛巾上,不会弄髒了地方。她的皮肤是那么白,在一片黑色的阴毛中,浅棕色的阴唇,有少许湿润,真是动人极了。 

    我从来沒有见过女人的阴户,这比我料想中的美丽得多,而诱惑性也强得多。当然这也是与她的人美丽有关,而且她的型也是生得好,我在黄色杂志看到有些女人的阴唇是反了出来的,看了就令人倒胃。 

    我在她的指导之下,小心地为她修剪阴毛,直至剪到她认为十分满意了。这时祗见她的阴户已很湿,那条缝中明显有水渗出。 

    她又交给我一条小毛巾,让我为她把剪下的毛抹去。她叹一口气说 “真疲倦,休息一阵再来 ” 

       她很疲倦,我却刚刚相反,我的阳具很不争气,一直都硬着。一直都不软下来,使我不敢站起身。 

    忽然她问 “阿金,你有女朋友吗 ” 

    我这个问题,也是很难找到人讨论的,因而我就把我的苦处盡量向她倾诉。 

    她说道 “那么,你是沒有跟女人发生过关系吧 ” 

    我脸红红地点头。她叹一口气说 “人生就是这样不公平的了。啊 对了,这里还要替我剪一剪 ” 

    她是告诉我,要替她把阴唇周围的毛再剪短一些。 

    “为甚么呢 ”我问道。 

    她告诉我,那里太长很不方便,因为性交时很容易被阳具卷入里面去,那就双方都不舒服的。 

    我不禁问 “你有男朋友吗 ” 

    “已经沒有了,”她说 “现在剪一剪,主要是为了以备不时之 。” 

    我觉得很困难,但是又是十分感舆趣,所以我也做了。我依着她的指示,很小心地剪,此时我很沖动,很想把手指插进她那湿润缝 里,但我始终还是不敢这样做。 

    剪好了时,我的手已经很湿了。但那并不是我出汗,而是她的阴液。她则是闭上了眼睛,面泛桃花,腿子摆动着,阴户一开一合,甚为奇观。不过我相信我比她还脸红。 

    她呻吟地说道 “哎哟,阿金,你摸摸看,我好像全身都发磙,不得了 ” 

    “这个……”我吶吶着说 “我也不是有心的,我不能不 到呀 ” 

    她扭着腰说道 “我不管了 你一定要插入去,不然我就要死了 ” 

    我说 “你不弃嫌我吗 ” 

    其实我还是自尊心重。我根本早就知道她是有这个目的的,但是我必须得到肯定。 

    “有甚么好弃嫌呢 ”她说。 

    我说 “我断了一条腿呀 ” 

    “傻瓜,干这件事又不必用腿。”她说,“要用的那条东西沒有断掉就行了呀 来吧 快脱下衣服 ” 

    我不明白她为甚么要诱惑我,不过既然有此机会,我为甚么不试一试呢 我又不见得会有甚么损失的。于是我把衣服脱下来。 

    她睁开眼睛看着我,可以看到我硬崩崩的阳具了。她说 “哗 想不到你是这么粗大的 你真行,真棒哦 ” 

    其实我又不觉得我是特別有过人之长,也许她所指的是兴奋程度吧 我脱去了衣服之后,还要在旁边坐下来,把假腿除下。 

    她已急不及待伸手握住我的阳具我把假腿丢在地上,身子也轻便了许多。我的双手也开始大肆活动起来了。头一次,手的力气不免用得大一些,我就觉得自己好像变得太粗鲁了。我大力地握她的大乳房,并且把另一支手的手指插入了她的阴户,她叫痛,然后,她教我如何做得轻一些。 

    这也是不难学的。而我也不必做多久这些前奏工作,因为刚才的一番修剪,其实就是前奏了。我们就如此这般地搂作一团。我急急忙忙的把阳具插入这个我从未到过的洞穴,但是对一个末有过经验的人来说,这原来是一件不怎么困难之事,假如用手拿住一根棍子放进一个地方,那很容易的,但现在我不是用手,假如用手去扶,也是沒有大帮助的,因为我既看不见目标,而且又分不出了一支手来,因为会支撑不住自己的上身。因此我狂沖乱撞,不过也像是撞中了,人真是奇妙,往往要经过好一番的追求或手段,能双方同意做这件事情的,然而到了双方同意的时候,却又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做好的。她阴户上那个洞,实在太小了。 

    她看见这情形,笑了笑说 “原来你真是沒性交经验的 ” 

    我说 “当然是真的。这种事情,为甚么我要骗你呢 ” 

    她说 “你不要动,让我来扶它 ” 

    她的纤纤玉手握住了我的阳具,轻轻一放,就立即能够十分准确地到达目标了。龟头抵住了阴道口,她说 “现在可以插进来啦 ” 

    我就一下插到了盡头。哗 那感觉真是妙不可言。我用不着她教,就自动抽插。这是自然的事情。一抽一送。我此时祗是怕一件事,就是我会成为快枪手,十秒二十秒之内就结束而射精。我知道这会是使对方好狼狈的,而自己的自尊心也是会大受伤害。但是抽送了一阵之后,我就知道不必担心了。原来我已能够操纵自如。 

    关于这一点,我也有点自负,虽然我不曾接近女色,但在一些书籍的介绍下,我也曾经作了一些自我训练,就是每一次在入浴时,不断用花酒沖洗我的龟头。 

    最初的几次,我会很快射精,但试多了,射精的时间便延长,现在临床实验,果然一 惊人。我的抽送使得她把我缠得很紧,双腿夹住我的腰,不断摇,不断呻吟。

    过了一阵,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沖刺之后,她大声叫了起来,紧紧抱着我,而全身好像触电似的激烈抖颤起来,我可以看到她的颈筋绷得紧紧的,挺现出来,双眼也是紧紧闭着。我也在此时也射了精。哗,好舒服

    然后,她就整个人放松了,好像骨头也散了似的。她幽幽地说 “先停一停 ” 

    我想拔出、但她的腿子一缠,把我缠得更紧。她告诉我不要抽出,祗是不要动。于是我也照办了。 

    我伏在媚媚的身上,听着她的心跳。其实我的心也在跳。 

    我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从我的母亲口中,知道我这个世伯是个非常自私自利的小人,他跟我的父亲是金兰一兄弟,本来合伙做生意,但好端端的,他却迫走了我的父亲,独霸了生意,他变了有钱有面的人,而我父亲即祗是一名的士司机,我们分別实在人大了。我最恨他的一次,是我遭遇上交通意外,我的腿跛了,母亲想跟伯父借点医药费,也给拒绝了。这样的世交,实在无可奈何

    有时候,我的确有点恨自己,怎么这样不争气,还要替世伯女儿打工 换句话说,我们两代也给世伯一家欺负了。幸好皇天有眼,现在世伯的女儿给我征服了,给我奸淫了。在心理上,这一仗我打得很漂亮

    “我要干死你这膘子 ”我瞥了她一眼,自己在心里说。虽然我们沒有血缘关系,但为了报復,其他一切我都不管,我不介意她会说我心理变态。心理变态又怎样 表面上,我跟她做爱,心理上,我却有一种报復后的喜悦。 

    我要姿意地淫辱她。于是我弓起了身体,慢慢地把我的阳具拔出。她很不情愿地说道 “你,你要干甚么 ” 

    我阴沉地笑了笑,然后奋力爬起来,把一条腿放在地上站稳,拐了的腿搁住她的胸部,用我依然毕直的阳具抵住她的咀,以命令式的口吻说 “替我含住它。” 

    此时的她色迷心窍,像受了我的催眠,果然乖乖的含住我的阳具,我丝毫不客气地把她的咀巴当作是阴户,一抽一送,直至再射精为止。 

    这个淫荡的女人,虽然给我整得很辛苦,但她还这样说 “阿金,你真够劲,你真够劲 ” 

    这女人真是犯贱

    报復,原来是这样过瘾的一回事,她不但沒有埋怨,还不断称贊我本事,因为在事后仍然能够保持如此雄劲,给她持续的充实。她缠着我许久都不放,而我一直还是保持着强硬的实力。这事真是令我自己也感到意外,我想不到我的本 竟是那么高强的。而我们这样保持着接触那么久,使我的兴趣又很快再来。而她的兴趣也渐渐恢復了。 

    我又把阳具插入她的阴户去,试试动了一动,她又呻吟起来,说 “来吧 我们再来一次 ” 

    于是我就继续。我们又大战起来,我一样能交出水准,从心所欲,她则是不能不自动称降。事实上她的消耗比我要多,她流了很多水,沙发已经湿了一大块。 

    事毕之后,她有气无力地说道 “不行了,不能够再来了,这几年的饥渴,都给你喂得饱饱了 ” 

    我却是仍然有如中流抵柱似的稳定着她,我相信自己假如再休息一下,还是相当有作战能力的。 

    “不要了 不要了 放过我吧 ”她在求饶。仿佛,我也听到世伯在向我求饶。于是把阳具拔出。她几乎立刻就睡着了,我也有点倦意,不过我还有点好奇,我爬起来,细细观察,尤其是那个剪过毛的.怕会被毛带进去的阴户。而剪过了之后果然就沒有带进去的麻烦了,假如沒有剪过,看来应该是有这麻烦的。 

    我可以看到我自己的精液正在倒流出来,而且非常之多。那真是一个奇景。我后来也睡着了,方向与她倒转。 

    我在她家中过了一夜。第二天,我们又是疯狂了一天,黄昏时我才走。她说她阴户给我弄伤了,起码要下一个星期才能復元。不过她是心甘情愿的。

    我像是一个胜利者,正拟大踏步离开,不知是用力过勐还是兴奋过度,我竟然摔倒了。我毕竟是一个跛子,这一次能够宣洩心头之恨,真是天助我也。不知道是否还有第二次机会呢

    我为金媚媚画了很多画像,换句话说,我和她的肉体关系维持了两个月。想不到这件事却给她的妹妹金美美知道了。 

       美美比媚媚小三、四岁,在外国读书,思想洋化,据说她跟一个鬼佬同过居,其后又分开了。她们姐妹的婚姻不好,大概与世伯多行不义有关也说不定。

     这一天,她突然走进我的画室。她在我的身边低声说 “我知道你和家姐的事 ” 

    我吓了一跳,吶吶着说 “甚么事 ” 

    我是不善诡谎的,即使祗是试谈,也是可以凭我的慌张反应而探出了真相。 

    美美诡秘地说 “你每个周末到她家里和她上床 ” 

    我面热如火,相信一定也是红得很了。她这样说,似乎是相当肯定的,我否认都沒有用。我说 “这也是我们的事 ” 

    美美咕咕笑道 “这里是广告公司,广告公司最会做的事就是宣传。假如我把你们的事宣传出去呢 ” 

    “美美 ”我说道 “这样对你又有甚么好处呢 ” 

    她微笑 “我就是想得到好处。” 

    我说 “似乎在各方面你都不能得到好处呀 ” 

    美美微笑着,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 “我要你和我做一次,就在今天晚上 ” 

    她在我的身上呵气如兰,而且还轻轻在我的耳珠上咬了一口,这使我立即有非常强烈的反应,假如桌子是轻的,就会给我的阳具托得升起来了,假如木板不是那么硬,可能穿一个洞。我要连忙把椅子滑后一些,才能够避开这种沖动。 

    她说 “下班时给你电话 ” 

    说完,她就走开了。她这个提议,虽然是威胁,其实即使不是威胁,也是很具诱惑的,我又并沒有甚么损失。这是很容易接受的。何况,我跟她们一家有仇,她既然送上门给我扑,不去扑她,怎对得起自己。 

    那天晚上,美美约好了我到她家里,她还驾车把我接去。美美祗有一个人住,她的家布置豪华,舒服。她先叫我到浴室去洗一个澡出来。她自己则是已经清洁好了的。 

    我洗过了澡,也不穿衣服就出来了,沒有带假腿,行动方面,我祗要拿一张椅子帮着就可以了。 

    她本来是穿着一件浴袍,而她此时已经把浴袍脱去了,横陈在床上。她比较清瘦,沒有她姐姐那么丰满不过,她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她的人虽然瘦,但她的阴户却非常饱满。好像一个大桃子似的,而那些毛就是生在这个大桃子的上面。这也是奇景。 

    我老实不客气地伸手过去,发现这桃子虽然温软而又有弹性,不过却看不见有甚么汁水。她是个洋化的女人,她看见我有所动作,她跟着也有所动作。她握住我粗硬的的大阳具,不但用手去捏,用眼睛去看,还用咀巴去含。起初我真怕她会紧张起来咬我一口,不过我随即又放心了,她是把我的阳具当作一件宝贝,连大力一点都不捨得,怎么咬我呢 而她这样做,便我像有帝皇的享受似的。 

    我虽然有了这种新的刺激,却仍然能够安定把持着,也算非常之有定力,不会就此爆发。我们这样弄了很久,她显然是已经动情了,但是我仍然发觉她这支桃子还是干涩的,并沒有汁水。媚媚则不同,假如到了这个程度,便已经是像雨水泛漤似的了。 

    她对我解释 “我是干一些的,不过插了进去一阵就不成问题了,现在你就慢慢插进去吧 ” 

    我于是就与她开始了,我一插就插入,而此时我已经狻有经验,驾轻就熟,不会毛手毛脚了。而且干也不是问题,因为她干我不干,经过她含了许久,口涎很多,我已不干了,所以仍然是相当顺利,直达终点。 

    我发觉她的干又是另一种享受。干的阴户摩擦力特別强,因而感觉也较高,而且也使我觉得她特別紧凑。而她也有另一个动人的地方,就是那支桃子顶着,使人份外觉得紧贴。她已经在“伊伊哦哦”,发出无意义的声音,显然是非常受用了。 

    我对这个女人却是不大有好感。那是因为她用威胁的方式把我叫这里来。也因此我特意对她作非常剧烈的进攻,用我那特殊强劲的阳具乱插,把她盡情摧残。但是我越摧残她就越欢迎。在呻吟之间,她亦吐出几句称贊。她说她从末试到过如此坚硬的阳具。她说的也是真话,因为她过去的男人是鬼佬,鬼佬的好处是粗大,但坏处是软

    这时候,她有反应了,阴道开始出汁,正如她自己所说的,插入就沒有问题了。汁液不很多,祗是像有一层薄油似的,但已经足以保持顺滑。 

    她很快就登上了一次高峰,全身都抽搐,然后放松下来,两眼翻白,动也不动像死去了似的。我知道这时她是 要停下来休息一下的,但是我还沒有出精,我便故意为难她,而继续沖刺,插完又插。我那报復的心理又来了,我心里想 我要插死这膘子,因为她是世伯的女儿,世怕的任何亲人都是我的仇人

    她很快又不像死人了,反而反应强烈起来了。她又到达另一次高潮。由于她是特別容易达到的,我不让她休息。我是祗顾自己的享受、报仇

    她竟然一连抽搐过五次,然后我自己也觉得够了,放松忍耐后,精液狂涌。这使她更觉得美妙了。她简直是晕了过去,我们终于都一动也不动的躺在那里。 

        好久,她才“醒”过来。她首先就是伸手一抹,说道 “从来沒有男人能够令我这样 ” 

    “你还要吗 ”我问。我这时又有兴趣了。 

    “不了,”她说,“够了 来,我先为你洗一个澡 ” 

    她把我扶进浴室,为我洗着下体。她这样体贴,使我真觉得有点抱歉了,因为我刚才有意虐待她,心里对她并不善意。 

    但是原来她另有目的。回到房间里,她又来含我了。假如不洗干净,她就不能那么盡情地含,就是如此简单而已。而她也很会含,她也叫我不要忍,一直到我射精,她却像得到了无上的美味都吞下去了。这个女人,似乎有一种怪 。 

    我世伯这两个女儿都被我征服了,想不到一个跛子,征服了两个淫娃

    我问她道 “你怎会知道我跟媚媚的事 ” 

    她跟我笑了笑,然后把秘密说出来了。她说最主要的道理就是我少了一条腿子。一个人的血液是运行全身的,但是我少了一条腿子,血液就少了一个大去处,也因此,到达那阳具就特別多血,也特別强。男人必须充血才能够硬,充血的能力越强就越硬。我少了一条腿,充血到赐具的能力就特別强了。 

    她说 “当然,少了一条腿的人很多,但样丑的不好,沒有受过好教育的也不好,你是最难得的 ” 

    她热情地拥着我,我的心却冷了一截。我的心里想 他妈的,她们竟然是如此看待我。是我报了仇,还是我给玩弄了,一时之间我也弄不清楚。 

    我沒有出声,而她亦不知道我反感。她也过瘾得够了,休息了一阵,她就提议我先回家,并且订明以后星期三晚是她的,星期六日是媚媚的。 

    我走了之后,心里非常矛盾。我矛盾到了星期六,本来我会到媚媚家去的,但是我沒有去。我还是自尊心太强了,知道了真相之后,就沒有胃口与她们亲热了。 

    翌日,媚媚来质问我,我也沒有甚么解释。因为我明白了她是看穿了我甚么,我不想作任何解释。在心理上,我已经报復了世伯对我的一家人的不仁不义,可以这样说,我的“任务”经已完成。 

    我明知她们要我奸淫,我是不会被她们利用的,因此,我决定辞职,好让她们吊瘾而痛苦。 

    走了之后,我渐渐又觉得有些后悔了,因为我是个精壮的男人,精壮的男人是要性交的,而我又得不到其他的发洩机会。不过,我不会回去找她们,这是我的自尊。

    幸而天无绝人之路,我认识了婉清。她也是个伤残女士,为了车祸,她不能走路,要坐轮椅。为甚么会认识她那么巧 实在也不是巧。我们是属于伤残人士,有我们的联络团体,不时有聚会,而我还是一星期有一晚去义务教授美术。她是新加入的,我们就认识了。使我们一见即合的是她也是研究美术的。而且婉清也非常之美丽。美丽当然是重要的。我与她谈得很投契。不过,我对她,可不能像普通男女那样,速战速决地勾引她。我们这些人,情绪上总是较为敏感,我们一方面特別 要得到安慰,而另一方面又是特別害怕受到伤害,所以我们慢慢发展。 

    我们有了情绪上的寄托,虽然都想那件事情,但是也能够忍得较为容易了。虽然说慢慢发展,其实也发展得很快。婉清与我一见如故,別人都看得出,推波助澜,叫我们快些结婚,非常撮合这段姻缘,于是我们很快就名正言顺地成为恋人。而我们找对象是不容易的,既然能够找到配合的,就不容易放弃,而且不肯放弃。 

    不久,我们就真的结婚了。我们都不想太铺张,祗是在我们的团体的会所里举行丁式,除了父母至亲之外,其他人都不请。我们的情况是比较特殊的,假如大事铺张,那些宾客们会都指着我们说,这个是沒有一条腿的,那个是沒有两条腿的,真个是评头品足,那是会令我们甚为难堪的。简简单单就更好。 

    洞房之夜,我甚为紧张,婉清当然也是很紧张,因她还是处女。在柔和的灯光下,我为她把衣服都解除,而她也娇羞地相就了。她有一具美丽的身体,腿子当然不计在内了,而她失去了腿子也并不是她的错。 

    她的形格与媚媚和美美当然是大有不同的,到底她年轻得多。她非常敏感。我用手轻触她的娇嫩的乳房时,她的反应就非常之热烈了。她的乳头硬如花生,阴液也流得连阴毛都湿了。 

    后来我就占有了她。我们的困难不大。我相信即使我们沒有经验,也是困鸡不大,因为沒有了腿子阻住。唯一的困难就是她的阴户紧窄。但是这祗要慢一些,湿多一些,就很易成事。而她也不是那种厚膜类型,我也并沒有感觉到沖破了甚么膜,便已经插到了盡头。之后我就可以开始抽插了。 

    婉清在抽插就已经得到了高潮,而且享受的程度还是非常之高。一次之后,她很快又再达到高潮,一次之后又一次,一次之后又一次。第一夜就非常美满了。对于我的强劲,她并不引以为苦。还说性交十分过瘾呢

    以后也是一样。我们真是配合得如鱼得水。有了这一段美满的婚姻,我的内心平伏了,以后再也不想对世伯那家人有所抱復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