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红尘之殇】第二十六章 怒发冲冠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42   

                 第二十六章 怒发冲冠
      天辰郊区,黄瞎子从天辰宿舍离开后,就一路毫不遮掩的返回了天辰郊区的
    出租屋。
      黄瞎子面无表情的盘腿坐在床头,随即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喂?」
      「我被盯上了,目标有防备。」黄瞎子轻声说道。
      「嗯。」
      「答应我的能给吧?」
      「放心,已经在办了。」
      「好。」
      说完黄瞎子便挂了电话,然后一脸坦然的看向窗外。
      「砰!」
      五分钟后,出租屋的大门被人踹开,唐振江拿着手枪带头冲了进来。
      「黄瞎子吧?」唐振江气势逼人的冲黄瞎子问道。
      「哎,是我。」黄瞎子憨笑着回一句。
      「知道自己犯啥事吧?」
      「知道。」
      唐振江闻言眉头一皱,「以前不是干这行的?」
      「呵呵,我这个身板,走道儿都费劲,还能装个职业杀吗?」黄瞎子摇着头
    乐呵呵的回道。
      「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能掺和到这些事里面?」唐振江再问。
      「呵呵,哪有人真能按自己的想法活着。」
      「行,回局里说吧,铐上。」唐振江点了点头,然后示意身后的刑警给黄瞎
    子戴上手铐。
      黄瞎子早就感觉到有人跟着自己,但他知道肯定跑不了。最后的结果只有两
    种,要么被人私下扣住,要么警察来抓他。
      他想了临走前古天对他的说话,所以明白了监狱会是他最终的归宿。
      光一个杀人未遂,以黄瞎子的身体情况,就不肯能再活着走出来。
      「咳,这位警官,能让我吃点药在走吗?」黄瞎子没有丝毫抵抗的伸出双手。
      「把药都拿上吧。」唐振江点点都,随即率先转身离开。
      黄瞎子落网,给他递点的探子多半是古天的人。看黄瞎子的状态,也知道自
    己活不了多长时间,那交代的东西必然有限。
      唐振江这几天已经稍微了解了古天的来历,以及古家的过往,但真正的隐情
    也只有当事人才最清楚。唐振江开始有点期待古天答应请他吃的那顿饭。
      ……
      长京俱乐部。
      此时洗手间门口的两个黑衣兄弟都猫腰扶着墙,胯间完全支起的帐篷让他们
    已经无法像一开始那样标版溜直的挺立。
      里面不断传出的诱人呻吟让两兄弟浴火沸腾。两人没想到,那个看上去如此
    高冷优雅的方总,竟然能发出这种淫靡妩媚的叫声。
      听这肉体撞击的频率,帆少一定把那个大美人肏翻了,想想都爽死了。可惜,
    这种级别的女人,帆少爷不可能让他们染指。
      洗手间内。
      方若雨的一对白嫩玉乳紧贴着冰凉的墙壁,两只性感的黑丝小脚垫离了高跟
    鞋,螓首无意识的后仰着。娇艳欲滴的俏脸上水润光泽,她紧闭着一双美眸,粉
    嫩的双唇微张,随着身后男人的狂野摆动迸发出悦耳的低吟。
      「嗯……嗯……哈……啊!」
      张帆满身肌肉紧绷,双臂青筋乱跳的握着方若雨的纤腰,疯狂的挺动下身无
    情的冲击着娇嫩的阴道,他每次抽插几乎都用了全力,方若雨那白皙柔嫩的美臀
    不断被激起阵阵肉浪。
      原本异常紧致的娇嫩阴道虽然依旧紧紧的裹吸着粗长的肉棒,但不断分泌的
    大量淫液让之前有些艰难的抽插愈发的顺畅。
      「啪啪啪……」
      方若雨的理智已经完全被无尽的欲念所吞噬,根本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只
    能浑浑噩噩的承受着一波又一波不断袭来的酥麻快感,仿佛魂儿都被身后的男人
    肏出了窍。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在云端遨游,一旦有下落的趋势,就会被身后的男人
    再次送上天空。
      「啪!」
      「啊!……」
      感受到方若雨再次被他肏出高潮,张帆全力一个俯冲,将身体死死的抵住她
    柔软的娇躯。滑腻的阴道抽搐的吸吮着粗长的棒身,一股股温润的阴精不断浇灌
    在他完全被子宫包裹着的龟头,爽的张帆直打哆嗦。
      「唔……爽死了!这么能喷?小屄让我肏穿了吧。」张帆双手前伸,握住方
    若雨的一双美乳,然后淫笑着问道。「你看看,这么多水儿,怎么肏你一次,跟
    洗个澡一样。」
      方若雨状若昏迷的闭眼沉默,不过满是潮红的俏脸上却悄然多了几分羞涩的
    韵味。
      就算神志清醒,方若雨也不可能面对如此羞耻的场面。两人的下身已经完全
    被喷溅而出的大量淫液打湿,光滑的地面上一大滩透明的水圈映射着昏暗的灯光,
    仿佛在记忆着刚才激烈无比的奸淫。
      张帆将粗长的肉棒从两片美臀之间的粉嫩中缓缓抽出,如浆糊般浓稠的白沫
    淫靡的涂抹在肉棒根部,浓密的阴毛也沾满了滑腻的淫液,膨胀到极点的龟头好
    像在因为离开了娇嫩的子宫而不住跳动。
      「别回味了,骚逼,给你来几下爽的。」
      张帆翻转方若雨的身体,然后分别用臂弯挎着她的两条黑丝美腿,双手从下
    面握住两片柔嫩的屁股将她抱了起来。这种姿势让方若雨不由自主的搂上了张帆
    的脖子。
      「嘿!」
      张帆淫笑一声,随即胯下猛然上挺,同时双手将方若雨的屁股用力往怀里一
    送。
      「噗嗤!」
      上下两股力量瞬间汇聚一点,粗长的肉棒势不可挡的全根没入粉嫩的屄肉中。
      「啊!……」
      方若雨被这势大力沉的一下肏的仰起了头,一种不同于之前的刺痛感从娇嫩
    的子宫扩散,嘴里无法抑制的发出一声高亢的浪叫,猩红的美眸有些不可置信的
    瞪大睁开,纤细柔嫩的腰身竟然好似忽视了地球引力般高高拱起。
      张帆站直身体,握紧手中的两片软肉开始无规律的晃动身体,让那坚挺的肉
    棒在方若雨泥泞不堪的阴道内肆意研磨搅动。
      晃动了几秒后,他动作迅速的将方若雨的身体上提,致使粗长的肉棒摩擦着
    娇嫩的屄肉全根而出,粉红的屄口完全与地面平行。
      这种摩擦刺激的方若雨一阵颤栗,可还没等这种感觉消失殆尽,张帆已经扎
    着马步全力挺腰,刚刚有些闭合的娇嫩阴唇再次被硕大的龟头粗暴的顶开,敏感
    紧致的阴道又一次被粗长的肉棒完全填满。
      「啪!」
      张帆抱着方若雨一边向前走,一边晃动着她的美臀,然后再停下来用马步的
    姿势狠肏她一下,就这样在不太宽阔的洗手间内不断的重复着几个动作。
      方若雨纤细的玉臂的抱着男人的脖子,眼神呆滞的望向满脸凶狠的张帆。每
    次张帆停下来,她都会本能的紧绷娇躯,准备迎接那一下几乎让子宫崩溃的重肏。
    张帆只抱着她这样走了几步,方若雨就迎来了更加凶猛的高潮,之后每当肉棒被
    抽出阴道,都会有大量的淫水喷溅而出,「哗哗」的直击地面。
      洗手间门外,两个黑衣兄弟面面相觑,目瞪口呆,屋里的动静俩人听的一清
    二楚,那哗哗的潮吹声听得他俩面红耳赤。
      「我操,这个方总瞅着那么高冷,咋被帆少玩的这么骚呢?」左边的黑衣一
    脸兴奋的小声说道。
      「高冷个屁,我告诉你,这帮美女就是欠肏!你听她叫唤的,比小姐也不差
    啥了。」另一个黑衣一脸不屑的回道。
      「你听这水声,哗哗的,骚屄也太能喷了!」
      洗手间内,张帆玩的特别开心,抱着方若雨来回走了四五圈,直到方若雨娇
    躯狂颤的几乎抓不稳张帆的脖子,他才放开方若雨的两条丝腿,将她扔上了洗手
    台。
      「方若雨,以后可千万别忘了,你在厕所被我肏的潮吹了无数回,哈哈!」
      张帆将方若雨大张着的美腿向上推去,然后一边用手指抚弄着方若雨的有些
    红肿的嫩屄,一边淫笑着调戏道。
      方若雨半躺在洗手台上,螓首靠着光滑的镜面,俏脸上满是绝望的泪痕。被
    张帆这一顿猛肏,好像让方若雨一直被酒精影响的大脑清醒了少许,但比酒精更
    加凶猛的情欲快感让她无法自拔。
      在如此环境下,被可以算是仇敌,而且比自己小一辈儿的张帆肏成这个样子,
    对方若雨来说,这已经不单单是羞耻,而是一种她根本无法接受的,却一定是非
    常深刻的身体记忆,更是一种无法磨灭的极致屈辱。
      方若雨的气息十分紊乱,娇躯瘫软酥麻,对两腿之间不断作怪的大手毫无办
    法,但她强忍着还没消散的高潮余韵,用一种看起来像是愤恨又有些无可奈何的
    眼神看着张帆。
      「你……会……后悔!」
      方若雨的声音低沉,缓慢,沙哑,还有些有气无力,但却异常的坚定。
      「我……会杀了……你!」
      张帆闻言,还在抚摸方若雨阴唇的手指一顿,心里升起了一丝毛骨悚然的寒
    意。
      「操!」
      张帆低声喝骂了一声,仿佛是对自己的莫名胆怯有了些恼羞成怒。
      「你他妈都被我肏成这样了,还跟我这装逼呢?」
      话音刚落,张帆报复性的将右手食指和无名指并拢,凶狠的插进了方若雨的
    阴道内,不经思考便开始高速的上下晃动。
      「啊啊啊!……」
      方若雨猝不及防的低吟了起来,不管眼神有多凌厉,此时她的身体却完全被
    张帆掌控着。
      张帆完全不顾方若雨小腹的痉挛,将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手臂上疯狂抠弄,
    一瞬间手影翻飞,屄水四溅。
      「永强!」张帆大喊了一声。
      「在!」门外迅速答道。
      「进来!」
      洗手间的大门应声而开,永强一副欣喜若狂的模样,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
    另一个黑衣兄弟也猥琐的扶着门框探出个脑袋。
      「来,拿着手机,把方总这幅淫荡的骚逼模样给我好好拍下来!」张帆的狠
    厉的声调有些不稳,因为他的一条手臂还在方若雨的两腿之间毫无停歇的抖动。
      「不……要……呃!……啊!」
      方若雨挣扎着想要阻止张帆,但娇柔瘫软的身体以及无法抑制的快感让她对
    任何动作都无能为力。
      永强的面色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麻利的接过张帆的手机,兴致勃勃的拍了
    起来。
      「张……帆……呃,呃,呃,啊!……」
      强烈的快感和羞耻感让方若雨根本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她只好降头转向
    里侧,尽量躲避着手机摄像头。只是两条性感的黑丝美腿中间,一道道透明水柱
    伴着方若雨哽咽的哭腔,再次无法抑制的喷溅而出。
      方若雨自离婚后就一直专注事业,这具成熟美艳的娇躯已经多年没被男人滋
    润过。此时被张帆肆无忌惮的玩弄,那一波接一波的情潮侵袭,好像要把她身体
    内的水分完全榨干。
      张帆在方若雨的娇躯狂颤到极点时,满头大汗的将她一双美腿抱在怀里,熊
    腰迅猛一挺,粗长的肉棒在那小片白皙水亮前一闪而逝,「噗嗤」一声完全肏入
    方若雨嫩屄。
      「呃!……」
      经过疯狂指奸的阴道异常滑腻温润,张帆不假思索的开始激烈抽插,粗长无
    比的肉棒次次凶狠的贯穿方若雨整个阴道,硕大的阴囊一下接一下的击打着白嫩
    紧绷的小屁股。
      「看看,咱们方总的骚样!爽死了!」张帆伸出一只手粗暴的掐住方若雨的
    玉颈,然后扭头对永强说道。
      张帆突然发动的猛肏让方若雨完全失声,两片粉嫩的嘴唇中间,香滑诱人的
    小舌头无力的倾吐而出。一双美眸目光涣散,刚刚恢复的一丝清醒瞬间被无边无
    际的快感淹没,再次神志模糊,只有冰冷的手指像溺水的人本能的抓着男人的手
    臂。
      「啪,啪,啪!……」
      「帆少,这美女都被你肏坏了。」一旁拿着手机拍摄的永强满脸羡慕的淫笑
    道。
      「呵!你太小看……方总了,小屄夹的……唔,紧着呢!」张帆一边穿着粗
    气肏干,一边面色得意的说道。
      过了几分钟,张帆感觉高速抽动的肉棒,被紧致的屄肉不断吮吸的有了些射
    意,他抬起方若雨的上身,然后将她犹如一滩软泥的娇躯仍在地上,摆成了一个
    跪趴的姿势。
      方若雨侧脸着地,一对粉嫩无暇的玉乳紧贴冰凉湿润的地面。纤柔的腰肢被
    张帆按住,白皙耀眼的美臀高高撅起。
      方若雨那春情荡漾的绝美容颜,看的永强惊心动魄,她半睁着迷离的美眸,
    一副矫情欲堕之状,无可奈何的轻声呢喃。
      「让……让他,出……去!」
      张帆在方若雨身后满足的看着她这种臣服的姿态,然后双腿大张扎着马步,
    粗长的肉棒乳燕归巢般再次深深的挺近了娇嫩的阴道内,整个人也顺势完全坐在
    方若雨白嫩的屁股上。
      「嗯!……」
      这种姿势让张帆有一种暴崩的征服感,虽然无法太快速的抽插,但身下的柔
    软触感以及携着全身重力肏进美人阴道的快感让他无比舒爽。
      「张帆……你让他,出去,我求……你了!呃……」
      张帆扶着大腿狠肏了一下,然后存心调戏道:「让谁出去?鸡巴吗?」
      「求……你了!让……出去!」
      「呃!」
      方若雨被肏的气若游丝,但敏感酥麻的子宫被张帆残暴的摧残着,身前还有
    一个陌生男人拿着手机拍摄,这种羞耻虽然让她生理上的快感莫名的更加强烈,
    但仅有的尊严让她无法面对,只好无奈的恳求着。
      只是,方若雨可能不知道,她现在发出的声音是多么酥麻魅惑,听在男人耳
    朵里,如同最上品的春药,不断刺激着张帆的沸腾欲火。
      「噗嗤!」
      「唔!方总,鸡巴又进来了!」
      每次听完方若雨的恳求,张帆便将握着她腰间的软肉,将肉棒全力肏回她的
    嫩屄。这样肏了几下,方若雨已经无法承受张帆身体的重量,娇躯在男人的羞辱
    声中酸软无力的向前滑去。
      「太爽了,不行了!」
      张帆保持着肉棒完全插入的状态,然后扶着方若雨的屁股跪了下来。
      他用力分开两片白嫩的美臀,然后低头看了看被方若雨泥泞不堪的粉嫩屄肉
    紧紧裹住的棒身。
      「来,永强,好好拍,看少爷我把精子灌满方总的小屄!」
      「不……要,张帆!求你了……」
      方若雨闻言如同催死挣扎般全力抬起头,向后伸着纤细的玉臂妄图阻止张帆。
      「哼!」
      虽然有些没玩尽兴,但被娇嫩的子宫包裹的已经膨胀到极点的肉棒让他无暇
    顾及太多。
      张帆冷笑一声,随即抓着方若雨伸过来的两条玉臂,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
    便在无声记录这一切的摄像头下,开始了目前为止最凶狠的无情冲击。
      ……
      京安街,本身就是帝都车流量最大的路段,一遇到红灯路口往后就开始排起
    长队,今天又碰到限行管制,变得异常的拥堵。
      古天面色焦急的望着前面冗长的车队,长京俱乐部跟他还有大概两千米的距
    离。他沉思片刻,果断将车停在路边,然后下车飞速跑步前进。
      另一边,二十分钟前,陈霄鸣接了个电话,随即从龙京总行出发,同样开车
    驶向了长京俱乐部。
      长京俱乐部。
      张帆面色红润心满意足的提着裤子走回兰若轩,身后跟着两个欲火难耐的黑
    衣兄弟。
      小楠面色凶狠的盯着张帆,眼神中充满了愤恨,如果不是被抢指着脑袋,她
    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上前将张帆撕碎!
      张帆上前拍了拍小楠的脸蛋,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呦呵,这小眼神
    还挺吓人。」
      「你的长相把你救啦,明白么。去吧,赶紧去看看你们方总吧,她刚才可爽
    死了,哈哈哈。」
      说完张帆摆着手离开了房间,黑衣兄弟也拿着枪缓缓向后退去。
      几人离开后,小楠挣扎着起身,然后十分惶恐不安的朝洗手间跑去。
      洗手间内悄无声息,小楠伸出颤抖的手将门缓缓推开,然后悲痛欲绝的哭着
    喊道:「方总!」
      方若雨此时整个人几乎完全趴在地上,除了依旧高高撅起的有些泛红的屁股。
      她紧闭着双眼,鼻口见呼吸急促但十分微弱,一条滑嫩的小香舌瘫软的吐出
    嘴角。
      下身两条性感的黑丝美腿依旧颤抖着分离着,中间被撕碎的裆部狼狈不堪。
      一片耀眼的白皙臀肉中间,那带着水润光泽的粉红嫩屄被撑开了一个圆润的
    黑洞久久不能愈合。
      大量白浊的精液正随着方若雨下身的不断收缩,从那个粉嫩的黑洞中缓缓倾
    泻而出。
      在看到方若雨的一瞬间,尽管不知道方总体内还储存多少,但只是滴落在地
    面和黑丝上的白浊液体,让小楠甚至以为不止一个男人侵犯了方总,一个男人怎
    么可能有这么多精液。
      张帆爆射在方若雨体内的精子数量确实大的吓人。以他的肉棒长度和抽插力
    度,这次狂野的内射一定会最先将方若雨的子宫灌满。那这些流淌在外的只不过
    是被不断痉挛的阴道挤压而出的混合淫液。
      小楠眼含泪水上前扶起方若雨的娇躯,一股掺杂着幽香与腥臭的淫靡气息让
    她有些面红耳赤。
      「小……楠,帮我,擦……整理一下。」方若雨有气无力的轻声说道,苍白
    的俏脸上有一丝浅浅的羞红,。
      即使是跟了她多年的亲信,也有过比较亲密的接触,但以这种淫靡的姿态出
    现在小楠面前,方若雨还是感觉有些羞耻难耐。
      「好,您稍等,方总。」
      小楠将方若雨的衬衫纽扣系好,然后拿着一卷卫生纸细心的擦拭着她身上的
    白烛污渍。
      只是方若雨那双性感黑色丝袜,被张帆撕扯的不成样子的,加上沾染的点点
    精斑,小楠只好无奈的帮方若雨脱下,裸露出两条白皙无比的修长美腿。
      「小楠,赶紧带我回公司,还有,古天,会……来,别让他,知道后面的事
    ……」
      方若雨再次小声嘱咐道,然后便实在无法抵御愈发强烈的眩晕感,昏迷在小
    楠的怀里。
      另一边,张帆刚带着四个保镖来到一楼大厅,大堂经理就面色谄媚的迎了上
    来。
      「帆少爷,办完事了?还有什么吩咐的。」
      张帆面无表情的摆了摆手,抬腿就要往外走。
      「帆少!那个……」永强神色焦急的叫了声张帆,然后尴尬的看着张帆。
      「操!……你别这么看我。倒是忘了你们几个,得了,来,你过来。」张帆
    看着永强四个人欲求不满的盯着自己,随即恍然大悟,招呼着大堂经理过来。
      「我这四个兄弟,你给安排一下,伺候舒服了,明白么?」
      「明白,您放心,帆少爷。」
      「行了,你们跟他走吧,我还有事就不带你们了。」张帆点点头,然后指着
    大堂经理对永强说道。
      正此时小楠扶着昏迷的方若雨从电梯中走了出来,张帆看着赤裸着一双白嫩
    美腿的方若雨,淫荡的嘿嘿一笑。
      只有大堂经理有些疑惑,他隐约记着这个美女进来的时候穿着一条性感的黑
    色丝袜。
      四个黑衣兄弟上楼后,张帆一边向外走,一边拨通了张扬的电话。
      「喂?」张扬低沉的声音传来。
      「哥,我把方若雨肏了!」
      「哦?」
      「但我感觉这娘们不会善罢甘休。」
      「呵呵,你干都干了,还怕啥?」张扬轻笑道。
      「不是,哥,你不说给我兜底吗?不然我敢动她嘛。」
      「哈哈,行,没事,你放心就好,方若雨也不能报警,你怕什么。」
      「哥,我感觉你有点不靠谱,我还是先出去躲躲吧。」张帆闻言有点犯怵,
    他好像突然回忆起方若雨那个煞气逼人的眼神。
      「随便,出去玩玩也好。」
      张帆挂了电话,一脸郁闷的向外走去。
      与此同时,古天顶着小雨一路急奔,终于赶到长京会所的门口。他看见小楠
    扶着方若雨向玛莎拉蒂走去。
      古天身上的西服已经湿透,他小跑着来到两人身前,面色焦急的问道:「没
    事吧?小姨怎么了?」
      「没事,方总喝了不少酒,睡着了。」小楠摇了摇头回道。
      古天仔细一看,发现小楠满是雨水的脸上有些鼻青脸肿,而在她怀里,昏迷
    的方若雨的脖子上,有一道明显的紫红色掐痕。
      「是张帆逼我小姨喝的酒?他还打你们了?」古天语气冰冷的问道,他的瞳
    孔瞬间紧缩,一股熊熊燃起的怒火如惊涛骇浪般袭上心头。
      小楠感觉眼前的古天像是突然换了一个人,那狂暴逼人的煞气仿佛能将天空
    中落下的雨滴打散。
      古天没等小楠回答,直接转身像还在会所门口打电话的张帆走去。
      大概还有十多米的距离,古天突然开始助跑,然后在速度达到极致的瞬间抬
    起大脚向张帆的胸膛拽去!
      「砰!」
      张帆用余光瞄到古天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避,整个人被古天的含怒一脚直接
    拽到了会所门口的钢化玻璃上。
      古天都没等张帆身体下落,伸出左右一个擒拿抓住他的脖子,右手蓄力握拳,
    狠狠的打在张帆的脸上!
      「张帆,我是不是告诉过你,想死可以找我?」
      「砰!」
      古天面色狰狞,青筋暴起,坚硬如铁的拳头如雨点般击打在张帆的脸上。
      挨了两拳,张帆就被打蒙了,他本能紧绷身体,不断用双手挡着古天的一下
    比一下凶狠的拳头。
      「你他妈还打女人?还逼我小姨喝酒?」
      「砰!」
      古天扶着张帆的肩膀,躬身屈腿,将满腔怒火凝聚在膝盖上,一个势大力沉
    的垫炮向张帆的胸膛撞去。
      张帆下意识的抬起头,挣扎着想要躲开这记膝撞,他感觉以古天这个姿态,
    这一下要是被撞实诚了,他不死也得重伤。
      「呃!」
      张帆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虽然躲开了关键部位,但腹部还是被狠狠的顶
    了一下,他在那一瞬间感觉五脏六腑好像被撞的移位了。
      「谁敢长京闹事?」长京俱乐部的内保听到了门口的声音,三五成群的跑了
    出来!
      「帆少!」
      几个内保做势就要上前帮忙。
      古天双眼通红的猛然起身,他歪着脑袋抬起一只手指着一群保安,然后大喝
    一声:「滚!」
      五六个穿着制服的内保瞬间沉默无语,竟然有些摄于古天的气势,一时间进
    退两难。
      张帆就算是帝都的顶级大少了,能这么无所顾忌的暴打张帆的年轻人,估计
    身份更加不凡。几个长京俱乐部的内保也算是多少见过点世面的人,这种情况装
    装样子就好,能不掺和,就尽量跑的远远的。
      「张帆,来,你告诉我,哪只手打的方若雨?」古天一手抓着张帆的头发,
    一手拍着他的脸问道。
      「咳,咳,呵呵呵……」张帆没答,反而状若疯癫的看着古天大笑了起来。
      古天松开张帆的头发,然后面无表情的抬起他一条胳膊,语气冰冷的说道:
    「行,你不说,那两只手都别要了!」
      古天将张帆的手腕反向折去,然后抬起腿凶狠向张帆的肘关节踩去!
      「小天!」
      古天闻言动作一顿。
      「小天,别冲动!」
      古天转头,见陈霄鸣打着伞向他跑来,随即皱着眉问道。
      「您怎么在这?」
      「我跟洛司长约在这谈些事情,你们这是干什么,怎么还打起来了?」陈霄
    鸣疑惑的问道。
      古天盯着陈霄鸣的眼睛,沉默不语。
      「小天,你先放手,咱们有事说事。」陈霄鸣语气和蔼的劝道。
      「老师,你问问他干啥了?我回帝都跟人动过手吗?」古天脸色殷红,一腔
    愤恨难以平息。
      「哈哈哈,古天,来,你打死我!有种你打死我!」张帆仰头喊道。
      「小帆!」陈霄鸣高声喝止道,然后轻声细语的跟古天商量:「小天,他已
    经被你打成这样,给老师个面子,算了吧。张帆有什么冒犯你的地方,我替他爸
    爸给你道个歉!」
      「陈霄鸣,我用不着你,你有什么资格代表我爸?古天,有种你就打死我!」
      张帆一点没给陈霄鸣面子,瞪着眼睛冲古天喊道。
      「这种人渣,您护着他干啥?」古天皱着眉看向陈霄鸣,随即语气冷漠的对
    张帆说道,「张帆,这是最后一次,我再跟你说一遍,活腻歪了,我成全你!」
      古天说完便迈着大步转身离开。
      「古天,我操你妈,你个大傻逼!」张帆见古天离开,挣扎起身,随即面色
    怪异的骂道。
      「行了,你真以为古天不敢整死你?」陈霄鸣厌烦的冲张帆扔下一句话,随
    即面无表情的走进了长京会所大门。
      古天没再理会张帆的吼叫,有陈霄鸣在场,他今天肯定无法再动张帆分毫。
      他在停车场扫了一圈,发现方若雨的车已经消失,应该是小楠先带着方若雨
    离开了。
      一场淅沥的秋雨,像是一切罪恶的起源,掩盖了所有淫靡的痕迹,但也阻止
    了这场可能会流血的冲突。古天并没有发现方若雨身体的异样,小楠也听从方若
    雨的嘱咐只字未提。
      否则如果知晓方若雨被张帆奸淫了身体,那别说是陈霄鸣,就是张天泽亲至,
    也阻挡不了古天将张帆抽筋放血!
      但今天古天没动手,就注定会有人不远千里赶来,战为红颜!
      ……
      等古天回道京安街,正有个交警往悍马车上贴了一章罚单。古天也只好不断
    点头道歉,然后将车开会主道上。
      前面依然堵着不少车辆,古天这回也不着急踩油门了。他拿出手机给柳薇打
    了过去。
      「喂?」
      「薇薇,在哪呢?」
      「在公司呀,还在工作。」柳薇的声音娇柔悦耳。
      「薇薇,这样,我小姨应该快回公司了,她喝了不少酒,你费心照顾照顾她。」
      「哦,是吗,那行,我下去看看方总。」
      「好,我就不过去了,今天还有点事,明天我去看你。」古天温柔的说道。
      「好的,你开车注意安全,老公。」柳薇甜甜的回道。
      「嗯,拜拜老婆。」
      每次和柳薇通完电话,古天的心情都能好上不少。古天本质上只是个二十多
    岁的大男孩,事业上无比强势的他越来越依恋柳薇的柔情蜜意。
      脑海中的煞气被心爱的女友中和了不少,平静片刻后古天再次拿出手机拨了
    个号码。
      「喂?」
      「唐队,我是古天。」
      「哦,古行长你好。」
      「唐队,等你下班,咱们找个地方聊聊?」古天问道。
      「行,古行长订个地方吧。」唐振江非常痛苦的答应。
      「好,一会见!」
      「好!」
      傍晚,缠缠绵绵的秋雨终于停了下来,雨后的晚霞绚烂如绯色薄纱,落日的
    余晖将大地染得温柔沉醉,分外迷人。
      古天在天辰分局附近的一家高档酒楼订了一间包房,然后点了壶铁观音,一
    边喝着,一边等唐振江赴约。
      酒楼是复古装修,环境十分幽雅,看样子生意也很火爆,不到五点,大厅就
    基本坐满了顾客。
      「吱!」
      古天正欣赏着窗外瑰丽的晚霞,唐振江风尘仆仆的推门走了进来。
      「坐,唐队。」古天起身相迎,随即微笑着问道:「唐队下了班还穿警服?」
      「嗨,我家不在附近,就不回去折腾了。」唐振江摆摆手。「嚯,古行长可
    没少点啊,这么丰盛。」
      「到饭点了,我也饿得不行,要不咱们先吃?」古天试探的问道。
      「好,那咱们就先吃,跑了一下午外勤,我也饿坏了!」
      说吃饭,古天和唐振江还真就闭口不谈工作,朝服务员要了几大碗米饭,便
    开始对着桌上的美食大快朵颐。两人默契的推着餐桌转盘,不时点头品评一下菜
    品的好坏。
      直到每人吃了两大碗米饭,一桌子美食也只剩下些残羹冷炙,两人才放下筷
    子,满足的打起了饱嗝。
      古天和唐振江对视一眼,然后情不自禁的哄然大笑。
      「哈哈哈哈!」
      「这顿饭吃的痛快,看来古行长也是个性情中人!」唐振江看着古天欣赏的
    说道。
      古天摆了摆手,「唐队,可别叫古行长了,我今年才二十多岁,你喊我老弟
    就行。」
      「也好,我年长一些,托大叫声老弟。」
      「哎,唐哥,说起来这顿饭还托了你的福。」古天点头说道。
      「哦?这怎么讲?」
      「呵呵,这个酒楼经理啊,一开始死活不给我订包房,花钱都不行,后来我
    试探着说是唐哥你来吃饭,这经理才给我领这屋来,还埋怨我不早说。没想到唐
    哥在天辰这一片如此深得民心啊。」
      「老弟你可别这么说,搞得我好像是欺行霸市一样。」唐振江摆摆手回道。
      「你说那个经理,我帮他办过案子,有点交情罢了。」
      「哦,原来如此。来,唐哥喝茶。」古天起身给唐振江倒了杯茶。
      「咱俩也算酒足饭饱了,谈谈事儿?」唐振江喝了口茶水,随即说道。
      「行,那就谈谈。」古天点头。
      「黄瞎子是你的人给我报的点儿吧?」唐振江面色严肃的问道。
      「是。」
      「你知道他还会找你?」
      「不是黄瞎子还会找我,是他背后那个人一定会找我。」古天摇头道。
      唐振江闻言眉头一皱,「看来你知道背后的人是谁。黄瞎子知道自己到日子
    了,也不可能再咬出啥了。」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黄瞎子背后的人?」
      古天笑了笑,然后起身再给唐振江倒了杯茶。「唐哥,知道为什么下了班才
    请你吃饭吗?」
      「为什么?」
      「因为下了班,谈的就不是公事。我刚回帝都不久,对天辰这片的牛鬼蛇神
    不甚了解,所以非常想交唐哥这个朋友。」
      古天见唐振江沉默不语,随即接着说道。
      「唐哥,我这个案子,死人和没死人,天差地别。」
      「此话怎讲?」
      「我没死,那黄瞎子落网,这事就告一段落了。就算黄瞎子咬出幕后指使,
    也无非是个无关紧要的中间人。如果我死了,那这个案子到不了您唐哥手里,不
    是说您级别低,是因为这涉及到两个、甚至更多家族的利益之争。」
      「张家?龙京银行?」唐振江问道。
      「呵呵,看来唐哥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您说对了,但只说对了一小半。」
      「愿闻其详。」
      「唐哥,您知道古婷吗?」古天反问道。
      「古婷?……五年前那个小姑娘?」唐振江沉思片刻后答道。
      「对,她是我表妹,五年前遭奸人所害。」
      「凶手不是叫陈志峰吗?」
      「对,是陈志峰。可就像我这个案子一样,您知道陈志峰幕后的人是谁吗?」
      「……」
      「也是张家!五年前,有人亲眼看见古婷被张家的人接走,但最后杀死古婷
    的却是陈志峰。」
      「可……」
      「您是想说,我没证据,对吗。是啊,我没证据,但有些事不需要证据,您
    说对吗,唐哥。」古天红着眼对唐振江说道。
      「五年前的古家,相信您也有所了解。百年基业,瞬间化为泡影,古家十几
    条人命含冤而亡,我父亲被人设计陷害,至今生死不明。这里面不只有张家,张
    家根本没这个胆子。唐哥,他们不需要证据,而我也不需要证据,这是世仇,死
    仇!」
      「……」
      唐振江沉默无语。他对五年前的事有所耳闻,但哪及古天亲口诉说的悲壮,
    让他心生感慨。
      于此同时,通云分部。
      方若雨赤裸的躺装满是凉水的浴缸内,任由上面的花洒浇淋着苍白无比的脸
    庞。
      过了许久,方若雨睁开猩红无比的美眸,缓缓起身关了花洒。
      她神色复杂的拿起手机,思考了许久,最终还是坚定的将已经编好的短信发
    了出去。
      「我被欺负了。」短信只有五个字。
      「在哪?」
      「帝都。」
      「谁?」
      「张家,张帆。」
      「好,我回去,要他的命。」
      方若雨放下手机,委屈和心酸的泪水如涌泉般夺眶而出。
      一个短信,两句问答,魔狼回归,冲冠一怒为红颜!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