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妻软怕硬】5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33   

                 (5) 庞大的组织
      从医院回来后平平静静的一晚,天还没有亮,也就4点多的样子,报社主任
    一个电话把我从梦中拽起来,「快!有行动!要收网。」
      我嗖的一下窜起来,穿上鞋子,临走前看了一眼隔壁的监控,王虎出去一天
    一夜都没回来,估计事情很严重。
      我下楼进入单位的后门时,看见一辆小面包急急忙忙开过来,停在楼下,王
    虎着急的下车上楼去,我快步上楼,在单位中看着王虎一举一动他回到自己家,
    透过监控我看到他从冰箱后面的隔层里,拿出三大包牛油纸裹着的东西,从抽屉
    拿了些钱和烟,还有一只手枪,门都没关就往外跑,走到电梯口,犹豫了30秒,
    便走向了我家,「咚咚咚!」大力的敲门声我在单位都听得见。
      他疯了,如果我当时在家估计可能被枪崩了,妻子穿着连衣睡裙摇摇晃晃的
    打开门,王虎一下子把妻子向后推到,妻子摔得四肢朝天,连衣睡裙自然的飘到
    乳头下方,一团黑色的阴毛下,是肥美的嫩穴,两条腿摔成M型,妻子就这样正
    对着门口,王虎门也不关,掏出鸡巴就挺了进去。
      「哇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剧烈的刺激感妻子从下体传来,这次
    更多的是疼痛,大力抽查下,妻子的开始清醒开始反抗,然而看起来更像是开始
    迎合,柔软的阴道抚慰着这个坚硬的阳具,用丰满的女性生殖器来接受他滚烫的
    精液。
      可能是由于没有前戏,也可能是王虎内心焦急,时间的紧迫感,大力快速的
    抽插了50多下后,随着一声野兽般的吼叫,男人的阴囊隐藏的阴茎根部轮廓开
    始有节律的抽动,妻子双眼紧闭,不知道是哭泣还是没睡醒原因,眼睛闪着泪光,
    嘴里呼着热气,全身肌肉都在抽搐。
      就这样王虎在妻子逼里射了一会,抽出沾满爱液的鸡巴。然后拿起电话,
    「喂,坤爷,咱们出大事了,速度去N港三号码头6号仓库,我联系了大货船给
    咱们运出国,好!一会见。」
      打完电话就开始命令妻子快点穿衣服跟他走,妻子很蒙圈,王虎一脚踹到妻
    子,进屋去拿衣服,给妻子拿了一条肉色丝袜,一条超短包臀裙,上半身是一个
    紧身短袖,扔给妻子,妻子先是套好了短袖,两个肉团被衣服裹出的形状很诱惑,
    两粒黑色葡萄很显眼,妻子弯下腰穿着丝袜,逼里的粘稠精液从妻子穴口伸出,
    像鼻涕一样挂在她的阴户下面,摇摇晃晃都掉在了丝袜中间,套上短包臀裙,便
    被架着下楼去了。
      我来到单位后,主任在开会,说今天大家都要忙一些,警察局、缉毒大队、
    海关都要派人去跟,我此时很激动,我知道他们会走水路离开,主动要求去海关。
      主任开完会,大家全体出动,开始去报道大事件。我开着车来到了传说中的
    6号仓库,大门并没关严,我悄悄进去后,一片漆黑,走着走着没注意脚下,把
    一根铁锹碰倒了,刺耳的撞击声在仓库回荡起来,我好衰啊,继续往前摸着头,
    却不知危险就在身后,当我闻到身边有臭味时,眼前一黑,被一棍子闷倒。
      醒来时,王虎把我手捆在一起,「你妈的,你竟然跟踪我。」
      「我妻子呢?」
      「她不是你妻子,她被我关在了船上集装箱里,而且从今开始她是我的厕所,
    我会带她去印度,给她吸毒,让她卖淫,哈哈,而你今天必死无疑。」
      「你个混蛋!」
      「哎呦,别生气啊,反正也要等到坤爷来了之后才能走,那我就给你看看好
    东西吧。」
      王虎打开手机,里面全是妻子的裸照,还有阴肉特写,内射中出照片等等,
    还有每次的做爱后内射视频,一个比较大的视频就是上次王虎生气,让妻子被民
    工玩弄的视频。
      王虎得意洋洋给我放录像时,坤爷从门口走了进来,这时王虎关了手机,一
    路小跑去给坤爷递烟,坤爷摆摆手似乎不高兴,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坤爷,180
    cm,很英俊,而且很有气质并不老。
      「坤爷,我都安排好了,我现在整死这个小子,咱们就开路!」
      「不许动,我是警察。」酒吧的平头哥出现了,用警用枪指着坤爷,似乎是
    跟随他而来的。
      王虎一把勒住我,用枪顶着我的太阳穴,「臭条子,把枪放下。」
      「你放开人质!」
      「放下!」王虎情绪似乎有些失控,并且用更大力用枪指着我的头。
      小警察果然比较迷茫,枪扔到地上,双手举过头顶。
      「把枪踢过来!」
      平头哥把枪踢到了坤爷脚下,坤爷捡起枪后,王虎把我带到给坤爷手里,
    「坤爷看好这个小东西,我去废了那个条子。」
      王虎收起枪,拿出弹簧刀,似乎是不太想弄出声响就废了条子,王虎快步走
    向平头哥,「砰!砰!」两声枪声王虎扑倒在地,坤爷的手枪冒着烟。
      看着在倒在血泊中的王虎,我惊呆了。
      「你没事吧,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是记者,主任分配我来海港跟新闻。」
      「你这里不要报道,就当没有发生,他们背后是一个庞大的组织,我们不能
    表露身份。」坤爷严肃的对我说。
      「你和辉仔回去吧,他会给你解释,并且录口供。」
      「不行,我还没有找到我的妻子,王虎说把她锁在了集装箱里。」
      「我马上就要走了,你现在上船太危险,而且这么多集装箱哪里找,这样吧,
    你们先回去,在船上我帮忙寻找,然后在印度安顿好她,给你消息。」
      「那你一定要照顾好她。」我虽然担心,但是也没办法,只能托付给坤爷。
      「你放心吧,我一定好好照顾好她的。」坤爷略带邪恶的笑容,让我对他说
    的照顾背后冒冷汗。
      坤爷叫辉仔过去,也就是平头哥,似乎交接什么工作,我趁机把王虎手机里
    的妻子照片和视频全删除了。
      看着向货轮跑去的坤爷,和前途未卜的妻子,我心里满是担心,为什么会一
    步步到这境地,妻子这次是真的离开了我,以前就算被操的再严重,也会晚上回
    到家,睡在我身边。
      没等我悲伤,辉仔就带我回了警局。
      辉仔录完笔录,证实我是小记者后,开始给我讲解现在我们所面对的组织。
      这是一个国际贩毒集团,是一个古老的组织,从鸦片战争开始便开始逐渐壮
    大,起源于沙俄的米罗霍尔家族,期初是做军火生意,后来涉及毒品后,由于势
    力强大且人员手段残忍,逐渐在世界各地建立组织。
      黑道上称之为「黑太阳十字军」,确实在现在的俄罗斯依旧保留着一整只装
    备精良的军队,各大洲的头目也分别有别称,亚洲总头目「Dragon-黑龙
    头」,澳洲「Snake-蛇头」,欧洲「Tiger-虎头」,非洲「lio
    n-狮头」,北美「Bull-牛头」,南美「Monkey-猴头」。
      由于亚洲太大,另外龙头统管7大洲,所以很少再监管亚洲毒品交易,全由
    一名叫「鸡头」的印度人管理,常年在印度偏僻山林里制作毒品,向亚洲各地输
    送,虽然很尽力,但是其他大洲并不认可他,因为他不光经营毒品,还管理东南
    亚地区妓女,因为妓女导致好几次集团危机。
      现在的坤爷就是作为中国边境的总代理,前往印度和鸡头谈话,由于常年卧
    底工作,坤爷似乎也变得有些黑暗,时常吸毒,另外上次警队心理测评,显示坤
    爷有轻度心理变态,据说上次和印度的集团人出去玩,把一个印度代理的女人弄
    得脱肛了,所以回国避避风头。
      这个小警察叽里咕噜的和我说了一天,我心不在焉的听完了,反正现在妻子
    陷入了一个很大的贩毒组织,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可能都会在印度,印度那样的城
    市每个男人都像是强奸犯,爱好轮奸,搞不好妻子会成为精液公厕,另外身边的
    坤爷似乎也是个亦正亦邪的人物,像他这种长期和坏人打交道的人,难免也会沾
    染黑暗。
      回家到后,我沉默了一些时间,我感觉不能等到坤爷来消息,我必须马上出
    发,在家里收拾好了行李,带了一些珍贵的监听定位工具,便去机场坐最早的一
    班飞机赶往印度,他们将会在加尔各答的港口停靠,我几天就能坐飞机到,可以
    准备两天,等着他们,但愿他们在路上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情况,坚持住啊我的会
    茹!
      ……
      妻子视角:
      经过一路颠簸,被王虎一路开着面包车,一直开进了某个集装箱,王虎下车,
    「小贱人,你在这给我老实呆着,敢出声就杀了你。」
      王虎在我眼前用手枪晃了晃,便关上集装箱出去了,凌晨的集装箱里,安安
    静静,冷冷清清,又充满黑暗,此时的我有了些许的困意,但是刚才王虎粗暴操
    我,使得我的浑身上下痒痒的,男人的精液还在我的阴道里,部分流出来的精液
    也在丝袜上和阴唇黏连在一起。
      这种黏腻感,使我不得不用手抓弄自己的阴部,每当触碰一下,便有一丝舒
    爽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加快手的抓弄,变成快速抚摸,揉搓我的两片阴肉,隔着
    丝袜用手指肚滑进粉逼之间,快速的前后滑动,刺激的感觉阵阵传来,呼吸越来
    越急促,阴蒂也在我的摆弄下变得坚硬,淫水越来越多,不行了不行了,我需要
    坚硬的大棒,填补我的空虚,早上男人射的太快。
      「不行,我,需要肉棒,啊啊啊,啊……」
      妻子快速拉起包臀短裙,将丝袜快速褪下,一只手抚摸着阴蒂和阴唇肉,另
    一只手从两瓣雪白的大屁股后面插入自己的嫩逼中,快速扣弄。
      妻子或许没有注意到,在她自我陶醉时,轮船已经开动,船体开始摇晃,妻
    子躺在面包车里倒是安逸。
      妻子咬紧牙关,快速的用手指抽弄,可惜纤细的手指怎么也带不来巨大的刺
    激。
      「啊啊……我想要……啊啊啊……」
      妻子手突然伸直,黑暗中,摸到一个巨大的坚硬挺直的塑料棒,妻子好像抓
    到救命稻草一样,手紧紧的握住,脸开始在大棒四周摩擦出,通红的脸颊似乎冒
    着热气,双唇沾满了唾液,时不时的还会舔一舔大棒。
      妻子终于忍不住了,坐起身,两个腿像扎马步一样蹲在大棒上方,嫩逼口的
    淫液一滴滴的留在大棒上,增加的淫液的塑料棒更加顺滑,妻子用自己的嫩逼在
    大棒上来回滑蹭,娇喘连连,突然一个巨浪,使得船头剧烈上扬,整个集装箱瞬
    间挑高,大棒(实际上是面包车的档把),突然上挺,直窜入妻子蜜穴中,「啊
    啊啊啊啊啊……」剧烈的插入使得妻子好像跳楼一样的嘶吼,随着货轮的上下左
    右摆动,妻子好像在骑牛机上一样,不同的是妻子坐在一个巨大的大棒上,黑亮
    色的塑料棒与女子的生殖器紧紧咬合在一起,阴道分泌的爱液速度明显提高,两
    只大肉球随着抽插的节奏碧波荡漾,汗滴四溅。
      档把周围全是淫水,整个地方充斥着「噗呲……噗呲……」的抽插声,突然
    有一个巨浪袭来,整个集装箱的抖动幅度很大,妻子被颠了起来,巨大的档把头
    拔出妻子阴道时,超爽的刺激使得妻子将要高潮,可是还没等缓过神来,妻子起
    落的肥逼嫩穴就对着档把头,随着「噗……」的一声,巨大的档把头插入进去,
    紧接着整根档把很快就全部插进。
      就这样随着货轮的颠簸,妻子在集装箱里和面包车的档把疯狂享受这激情,
    妻子也在巨大的抽插下,失去理性,绽放自己,淫叫不断,不在乎自己的位置,
    不在乎一切,只享受此时此刻的刺激。
      随着进入平静的深海区,妻子也在不断的抽插中获得多次高潮,瘫软的躺在
    面包车后排,虚脱的身体很快进入梦乡。
      然而妻子并不知道,此时此刻集装箱外三个印度阿三已经淫笑霏霏,三个冒
    着红光的小恶魔正在探寻,探寻如何开集装箱的门,探寻如何在你的下体驰骋,
    此时此刻的我应该是在警察局做口供或者在听小警察讲述那个黑暗的组织吧。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