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逆命】第8-9章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31   

    第八章!思虑
      慕言抱着宋可心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宋可心已经走了。
      慕言看了看房间,只有床单上的湿痕和空气中那一抹幽香,留下她来过的痕
    迹。
      看了下时间,时针指向了10点,慕言坐在床上想了想,感觉身上有些不舒
    服,便起床去卫生间洗澡了。
      洗完澡出来,慕言去厨房煮了一份面条,慢慢的吃完后,慕言便坐在椅子上
    发着呆,想着今天发生的事。
      「太冲动了,我怎么就把她给上了呢?」想到这里,慕言有点后悔。
      「还有小柔柔……明天我怎么去见她?唉,你把我害死了。」慕言拍了一下
    自己的小老弟,坐在椅子上久久无言。
      ……
      宋可心醒来的时候已经晚上9点了,刚享受了一场极致性爱的她,脸上还带
    着一股春意,看着慕言熟睡的脸庞,宋可心的心里有些复杂。
      一是眼前这个男孩是女儿的心上人,而自己却跟他发生了关系,虽然是男孩
    强迫的,但是自己后面也因为情欲而配合着他。二是眼前这个男孩,让她享受了
    几十年来从未体验过的高潮,直到现在,她还能感觉到自己子宫里满满的精液。
      想到这里,宋可心摸了摸肚子,脸上一红,轻轻的挣开慕言的双手,从慕言
    的怀抱里起来。
      「都肿了,臭小子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摸了摸被慕言肏的有些红肿的
    小屄,轻轻的骂了一件,找到自己被扯掉的胸罩带上,看着被撕成一块烂布的蕾
    丝内裤,忍不住又骂了一句「小牲口!」
      拿起丢在地上的连衣裙,宋可心脸色一会红,一会白的,看着被撕成两半的
    连衣裙,又看看自己身上唯一一件半罩杯文胸,宋可心有点苦恼这怎么回去。
      「总不能就这样回去吧?这小牲口气死我了!」怕吵醒慕言后又被狠狠的肏
    一顿,宋可心在心里狠狠的骂着慕言。
      捡起床上的高跟鞋,宋可心脸上又是一红,想起被慕言舔着自己小脚的模样,
    红肿的小屄又有点湿润。
      「那会,他不会是拿这个插的吧?小王八蛋!」看着高跟鞋的鞋跟,宋可心
    隐隐的找到了答案,一边在心里骂着慕言,一边穿上了高跟鞋。
      想到慕言还有个母亲,宋可心踩着高跟鞋捂着胯下,走出了慕言的房间。
      走在房间,左右看了看,往旁边那间房走去,宋可心脑海里突然冒出两个字,
    「裸奔」!红着脸甩甩头,加快步伐来到慕雪梅房门口,扭了下把手,宋可心暗
    自庆幸:「幸好没锁!」
      推开门,宋可心打量着这个有点简洁的房间,一个衣柜,一张双人床,一个
    床头柜,还有两个皮箱,整个房间里,除了这四样,就再没有别的什么了。
      走到衣柜前,看着镜子里,身上只穿着一件胸罩的自己,不在多想,打开衣
    柜翻找着。
      一会后,宋可心找到一件勉强可以接受的衣服,一件白色雪纺衫和一条蓝色
    的九分裤。穿上之后,宋可心看了看镜子,除了头发有些凌乱和没穿内裤之外,
    看不出什么异样,便走出了房间。
      之所以没穿内裤,是因为没有找到有新的,宋可心不喜欢穿别人的贴身衣物,
    如果不是因为身上没有衣服,就连外衣也不会去穿。
      走到客厅时,宋可心想起自己的包包和手机还在慕言的房间,有心不想回去
    拿,又不得不转身朝着慕言的房间走去。
      「虽然这里离自己家不远,但是没穿内裤走在街上……唔唔唔,绝对不行!」
    轻手轻脚的走进慕言的房间,拿起自己的包包,顺便把被慕言撕毁的衣服装在包
    包里,环视了一圈,发现手机还在床上,看着那被一滩水迹染黄的床单,宋可心
    双腿夹紧呸了一声,快速的拿起手机,离开了这个带给她极度舒爽与屈辱的地方。
      回到家后,宋可心见女儿不在客厅,便想上楼先洗个澡,下身那黏糊糊的感
    觉让她一路难受的要死,更让她难以忍受的是,她隐隐约约的能闻到一股尿骚味。
      「妈,今晚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宋可心刚上楼,温柔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手上拿着一个杯子。
      「额,那什么,妈今晚有点事,所以耽误了点时间。」宋可心被温柔吓了一
    跳,急忙说道。因为自己心里有鬼,也没注意到自己女儿的双眼红肿。
      「哦,咦?妈你今天不舒服吗?」温柔见宋可心脸色发红,有点担心的向着
    宋可心走了过来。
      「妈没事,你早点睡,妈先洗澡了!」宋可心见女儿走了过来,急忙向着自
    己的房间走去。
      「好吧,那妈也早点休息吧!」见宋可心好像累的不轻,温柔也不再缠着她
    聊天了,拿着杯子就向楼下走去。
      「唔?怎么有股奇怪的味道?」温柔走到刚刚宋可心站着的地方,突然闻到
    了一股她从来没有闻过的味道,皱着眉低低说了一句。
      宋可心关上房门后,背靠着房门呼了一口气,胯下的裤子已经湿了一块,这
    是因为她刚刚被女儿突然出现吓了一跳,两腿没夹紧,慕言射在小屄深处的精液
    流了出来,打湿的。
      「幸好女儿没有发现。」想到这里,宋可心向着卫生间走去。
      卫生间里,宋可心脱掉慕雪梅的衣服,打开花洒,冲洗着自己的身子,洗到
    一半时她突然想到,「今天被慕言射了一子宫的精液,自己会不会怀孕?」
      宋可心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急忙蹲下身子,把手指伸进红肿的小屄里轻轻
    的扣着,她可不想这样怀上孩子。
      扣了一会,宋可心抽出手指,看了看地上流出的精液,她绝望的发现,自己
    子宫里好像还充满了精液,这流出来的应该是因为子宫装不下,而留在小屄里的
    一小部分。
      随便冲了一下,宋可心披上浴巾,在房间里翻里翻去,结果房间里也没有她
    需要的东西。
      「家里应该有的啊,难道被我丢了?」宋可心瘫倒在床上,苦恼的想着。
      「算了,明天早上起来去药店买吧,应该来得及。」想到这里,宋可心解下
    浴巾,赤裸裸的躺在床上。
      低头看了看自己那36E的奶子,娇嫩的奶头上还有慕言留下的牙印,宋可
    心啐了一声盖上被子。
      躺了一会发现睡不着后,宋可心才想起自己好像午饭和晚饭都没吃,想起来
    吃点东西,肚子好像又不饿,还有一种暖暖的感觉。
      回想起被慕言上下两张嘴都灌了一泡精液,宋可心红着俏脸把被子盖到了头
    上……
      ……
      慕言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宋可心这事怎么解决,无奈的他暂时放弃了这个想
    法,只能祈祷宋可心不会伤害自己的母亲慕雪梅。
      「如果要报复,就报复在自己身上吧!我该好好想想以后了,重生这么大的
    优势可不能放弃。」慕言低语了一句,站起身把碗洗了。
      重新回到房间,看着床单上早已经干涸的痕迹,只能把床单换下,把充满混
    合物气味的床单洗干净,拿点阳台上晾着。
      换上新的床单,慕言躺在床上,想着赚钱的路子。
      「今年是10年,这个时候是智能机崛起的时代,唔,可惜我对这方面不了
    解啊,做回老本行?也不行,拿不出足够的资金。」慕言想了半天,发现自己现
    在最需要的还是「钱」!
      「还是得想办法弄一笔钱,不违法的情况下,10年还有什么能弄到钱呢?」
    摸着下巴,慕言仔细的回想着上一世10年的事。
      「嗯?对了,现在正是各种网贷发展的时候,我记得当时曾经听一个同事说
    过,他10年在网贷上撸了几十万,结果那些网贷公司倒的倒,换老板的换老板,
    他一点事没有!还过的潇潇洒洒的!」
      想到这里,慕言双眼发亮,然后又有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当时是怎么
    说的来着?该死,最重要的我竟然想不起来!」
      当初那个同事说这些的时候,慕言事后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当时的他一不
    缺钱,二是那个时候网贷已经经过整改,再想像那个同事一样撸网贷,那就是找
    死了。
      「算了算了,明天再想,现在还是睡觉吧,也不知道妈现在醒了没。」看了
    眼时钟,发现已经快12点了,慕言突然有些想念慕雪梅。
      ……
      慕言想念的慕雪梅这会正跟一个女人抱在一起睡觉,两对肥奶贴在一起,两
    人身上只穿着胸罩和内裤。
      下午胡琳给慕言打完电话后,同样喝的晕乎乎的她跟老伴说了一声,然后跑
    到慕雪梅休息的房间,把门反锁上,脱了外衣便躺在床的一边睡着了。
      慕雪梅睡到晚上的时候,感觉浑身热乎乎的,迷迷糊糊的坐起身就把衣服脱
    了,躺下之后发现自己身边有个人,吓了一跳的她睁眼一看是个女人,便又睡了
    回去。
      两人睡着睡着就抱到了一起,因为胡琳跟自己老伴打了招呼,所以也没人来
    吵她们,两人就这么一觉睡到了天亮。
      慕雪梅在睡梦中觉得自己的奶子好像被人抓着,有点惊慌的她睁开眼睛,看
    见是胡琳才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奶子被胡琳抓在手上,慕雪梅有点脸红的把
    胡琳的手扳开。
      坐起身看了下窗外的天色,才发现已经是早上了,想到儿子昨晚一个人在家,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好好吃饭,虽然慕言早就会做饭炒菜,但是自己没有在他身边,
    心里总是有一点担忧。
      摇了摇还在睡觉的胡琳,慕雪梅轻说道:「胡姐,胡姐,天亮了。」
      胡琳以为是自家老头子在叫自己,揉了揉眼睛,转了个头嘴里嘟囔着:「老
    林别吵我,我再睡会。」
      「胡姐,是我,雪梅。」慕雪梅想到自己把别人的老婆给霸占了一晚上,有
    点尴尬的继续喊了一声。
      「哈……啊,唔,是雪梅啊,我还以为是老林呢,哎,头还有点晕。」胡琳
    这次听清楚了,打了个呵欠,坐起身子摇摇头说道。
      「不好意思啊胡姐,我有点担心我家那臭小子,所以得先回去。」
      「没事没事,我一会接着睡就好了,你洗漱一下,我去喊人送你回去。」胡
    琳伸了一个懒腰,看着慕雪梅说道。
      「哎,雪梅你的身材很好啊,看这两颗大椰子,我都想吃一口了。」胡琳的
    眼睛突然看向慕雪梅的胸部,嘴里说着的同时手也伸了过去,隔着奶罩抓住了慕
    雪梅那起码有E的大肥奶。
      「呸,你身上不也有,想吃吃你自己的去。」慕雪梅打开胡琳的手,红着脸
    说道。
      「我这黄脸婆可没有你的这么漂亮,你看,你的还这么挺,我的都下垂了。」
    胡琳隔着奶罩托了一下的奶子。
      「可惜你那死鬼男人,把你给抛下,真是个傻逼。」胡琳跟慕雪梅两人是一
    起长大的,虽然胡琳比慕雪梅大了几岁,不过她们两个关系一直都很好,当时慕
    雪梅跟那个男人的事,她也是知道的。
      「……」慕雪梅不是很想聊这个话题,所以没有接胡琳的话。
      「胡说雪梅你也老大不小了,就不考虑重新找一个?你家小子现在也长大了,
    就算你找一个,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说到这里,胡琳顿了顿继续说道:「最主要的是有个人陪着你,儿子迟早要
    娶媳妇的,到时候你难不成还跟他们一起过吗?」
      「我……我暂时没有这个想法,真要找……也得等慕言上了大学再说。」慕
    雪梅听胡琳这么说,以为她要给自己拉红线,连忙把话给堵死。
      「唉,也不知道这对宝贝以后会便宜那个男人。」胡琳叹了一口气,从床上
    起来,穿上了衣服继续说道:「吃个早餐先吧,这会回去你宝贝儿子也去上课了,
    不许拒绝!」
      「好……」慕雪梅应了一声,也穿上了衣服去洗漱了。
      两人洗漱完之后,慕雪梅在胡琳家里吃完早餐后,胡琳喊了一辆车,把慕雪
    梅送了回去。
      ……
      宋可心早上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了一趟药店,回到车上就把药吃了下去。
      「应该没事,72小时之内,现在才过去一半不到。」看着盒子上印着的说
    明,宋可心靠着驾驶座松了一口气。
      心情平复后,宋可心坐在车里,想着女儿和慕言的事,又是一阵头疼。
      「晚上丫头回来,得好好问问他们俩发展到那一步了。还有老温,让你天天
    不回家,你老婆让人上了你知道吗?」想到温霆锋,宋可心有点愧疚的同时,又
    恨丈夫这两年不再碰她,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咕咕……」
      一天没吃东西的肚子开始抗议,宋可心摇摇头发动车子,往家里开去……
      ……
      慕言早上来到学校后,在张晓军的打趣下翻开他的笔记,一边看着笔记一边
    跟张晓军扯了两句。
      「大才子昨天干嘛去了?赵玲玲那丫头一下课就来一次,搞的我以为你穿上
    裤子不认人了。」
      「少扯这些有的没的,我跟她可没有关系。」
      「没有?你看窗外。」张晓军指着窗户。
      听张晓军这么一说,慕言下意识往窗户看去,一个眼镜妹正站在窗户外看着
    他,双眼里的光芒好像要把他吞进去一般。
      慕言暗骂一声「妖精」,也不再理会张晓军,低下头看着笔记。
      站在窗外的正是赵玲玲,昨天上午她在教室里想了一上午,最终,赵玲玲决
    定向温柔宣战!
      至于教训这头奶牛的想法,赵玲玲暂时还是决定先忍住,免得给大奶牛助攻,
    事后慕言彻底讨厌自己,那她就得哭死了。
      所以中午开始,赵玲玲一下课就来找慕言,只是每次都没看见慕言,最后问
    了一下慕言的同桌才知道,慕言下午没来学校。
      「怎么突然没来上课呢?难道!难道和大奶牛约会去了?」想到这里,赵玲
    玲急忙向着温柔的办公室走去,她要确认一下大奶牛在不在学校!
      走到温柔的办公室门外,赵玲玲四处看了看,见没人便把耳朵贴在门上。
      隔着门,温柔声音也很轻,隐隐约约只听见一句:「你好讨厌」。赵玲玲以
    为温柔在跟慕言打情骂俏,双手捏的紧紧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忍住进去捏
    爆大奶牛的想法,转身向着自己的教室走去。
      「不要脸的大奶牛,等我追到慕言,看我不把你那淫荡的奶子给捏爆!」带
    着怒火回到教室,赵玲玲坐在座位上想着。
      直到今天一大早,赵玲玲早早来到学校,直奔慕言的班级,看着坐在教室的
    慕言,渐渐的看的入迷,直到慕言突然抬头看了她一眼,赵玲玲才回过神。
      刚想进去,上课铃就响起了,赵玲玲无奈的收回踏出去的一只小脚,转身回
    自己教室了。
      路上她打定主意,一下课就过来缠着慕言,一点机会都不给那头大奶牛!
      第九章!哭泣的天使
      听着讲台上的老师正在照本宣科的讲解课本,慕言的心又飞到了别处,好不
    容易等到下课,慕言赶在老师前面向温柔的办公室走去。
      「不知道他会不会来学校。」温柔这会正趴在桌上发呆,脑中全是慕言的身
    影。
      「笃笃笃」
      被敲门声惊醒,温柔整理了一下仪容,坐直身子轻声说:「请进。」
      「温老师早上好。」慕言走进办公室,很正经的问好。
      「好,早上好,你的病好了吗?」温柔看见是慕言,漂亮的大眼睛里闪过一
    道光芒,听见慕言突然喊自己温老师,不由的有点诧异。
      「他怎么喊我老师了?他讨厌我了吗?」小脑袋里胡思乱想着。
      慕言确实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眼前的女孩,来的路上,脑子里一会宋可心,
    一会又是温柔,两个人影在他脑海里不停的闪现。
      因为昨天那个电话,他不想再因为欺骗而弄哭这个可爱的人儿,所以慕言想
    在做好决定前,先正常相处,虽然这样看起来无疑是在逃避现实。
      「谢谢你的关心,温老师,我已经好了。」站在温柔面前,慕言仿佛忘了这
    两天跟温柔之间的事,很是正经的回应着。
      「你……你有什么事吗?」
      温柔又一次听见「温老师」三个字,明明这才是对的,明明之前自己也是想
    要纠正他的。
      「可是为什么,这一次自己却不想听见这三个字了?为什么慕言不在喊自己
    「小柔柔」了?」温柔的小脑袋里充满了疑惑,不解,彷徨,难过。
      「嗯,昨天的事对不起,我不该这样欺骗温老师你的。」
      「又是「温老师」,为什么?为什么?难道是因为生我气了?」温柔的小脑
    袋里很迷茫,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的事,让慕言讨厌她了,想要开口问一句
    慕言为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一时之间,温柔低下头,看着自己的两只小手
    陷入了沉默。
      「温老师,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看着温柔那楚楚可怜的小模样,慕言
    强忍着把她抱进怀里安慰她的心情,转过身向着门外走去。
      他真的很后悔昨天的一时冲动,再没有解决宋可心这件事之前,慕言面对温
    柔那纯净的双眼,心里总是有很强烈的负罪感。
      听见脚步声逐渐远去,温柔的眼泪终于没忍住,从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流了
    下来,趴在桌上失声痛哭。
      「呜呜……他是讨厌我了吗……呜……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昨天还是好好
    的……呜……明明之前还说喜欢我的……」
      直到上课铃响起,温柔才渐渐的停止哭声,只是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失去
    了往日的灵性。
      ……
      赵玲玲一下课,跟慕言一样,老师还没走,她就先离开了教室,赶到慕言教
    室外面,没想到的是慕言已经不在教室里了,她隐隐约约能猜到,慕言肯定是去
    找那头大奶牛了。
      咬牙切齿的的站在教室外,赵玲玲决定等着慕言回来,她就不信慕言又请假!
      没想到的是,慕言没一会就回来了,有点错愕的暗道:「难道只是去了下卫
    生间?是我猜错了?」
      见慕言脸上的表情有点不对,赵玲玲酝酿了一下,换上可怜弱小无助的表情,
    小心的靠了上去,拉着慕言的手:「言哥哥,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慕言正烦着宋可心的事,一时也没留意到赵玲玲在一旁,等反应过来,赵玲
    玲已经抓住了自己的手,一幅又要用那什么夹住他手的模样。
      急忙把手从赵玲玲手里抽出来,看着这个戏精,慕言很无奈的开口:「赵玲
    玲,你到底喜欢我那里?我改还不行吗?求你别缠着我了好吗?离高考也不远了,
    我现在要努力学习,没时间谈恋爱。」
      「言哥哥骗人,我都知道了。」赵玲玲小嘴一嘟,看着慕言道。
      「……我骗你什么,我真的没时间谈恋爱。」慕言无奈的说道。
      「哼,那个新来的老师,我都看见了。」
      「……」
      「不是,你看见什么了?我跟新来的老师怎么可能啊。」慕言强行保持淡定,
    同时心里暗道:「她看见什么了?没道理啊,除了第一天跟小柔柔相撞,其他都
    是在办公室里,她怎么可能看见。」
      「啾,言哥哥,你就给人家一个机会嘛,你看人家也不差嘛,又温柔又漂亮
    的,难道你不喜欢嘛。」赵玲玲很懂分寸的换了个话题,她知道在这个话题上继
    续死缠烂打,很可能会让慕言讨厌,说完还用双手夹了一下那规模跟温柔差不多
    的奶子。
      「……」
      「我信你个鬼,你温柔那这世上还有母老虎吗?你再漂亮,色诱我也没用,
    惹不起惹不起。」慕言在心里暗暗的吐槽,然后看着赵玲玲的小脸,表情严肃的
    说道:「赵玲玲同学,这个事情上大学再说吧,我现在真的没办法分心谈恋爱,
    好了,我进去了。」
      不再看赵玲玲,慕言走回教室里,坐在椅子上,还能感觉一道炙热的视线在
    自己身上。
      看着慕言的背影,赵玲玲暗自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加油,赵玲玲你一定可
    以的,一会就去找那头大奶牛宣战!」
      挥挥拳头,赵玲玲向着自己的教室远去。
      「赵玲玲跟你说什么了?」座位上,张晓军见慕言回来,赶紧凑了过来。
      「想知道你去问她不就好了,我实在没兴趣说这个。」慕言推开张晓军的头,
    拿出下一节课的课本。
      「那还是算了,我可不敢去找她。」张晓军摇摇头说完又凑过来低声说道:
    「才子,我跟你说,昨天温老师一节课都在看我,我觉得温老师可能看上我帅气
    的脸庞了!」
      「……」慕言转头看着这个自恋的玩意,他心里当然明天温柔在看什么,没
    想到这个自恋狂竟然这么不要脸。
      「你什么眼神?不信?行吧,你等着瞧吧,等英语课你就知道了。」看见慕
    言那看白痴的眼神,张晓军傲然道。
      「铃铃铃」
      「行行行,我信还不成么,上课了,不说了。」慕言随口敷衍了一句,不在
    理这个自作多情的老同学。
      ……
      一节课很快过去,赵玲玲下课后就奔向了温柔的办公室。
      「笃笃笃」
      温柔双眼无神的看着教案,连拿反了也不知道,显然心思还在慕言身上。听
    见敲门声,温柔才回过神来,放下手里的教案,轻声说道:「请进。」
      赵玲玲推开门走了进来,坐在温柔对面,中间隔着一张办公桌,也不说话,
    只是盯着温柔看。
      「这位同学,你有事吗?」温柔有点奇怪的看着这个带着眼睛的女孩,怎么
    一进来话也不说,就这么坐着不说话。
      「温老师你好,我叫赵玲玲。」赵玲玲仔细的看了一会,眼前这个大奶牛一
    幅柔柔弱弱的模样,难怪刚来就把慕言给迷住了。
      「玲玲同学,你有什么事吗?」看着赵玲玲那咄咄逼人的眼神,温柔有点不
    适应的问道。
      「温老师,我很爱慕言,请你不要再缠着他了!」
      温柔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她听见了什么?这个长的很漂亮的女生说爱慕言?
      「我……我没有……没有缠着慕言,我跟他只是师生关系。」温柔别开脸,
    轻声的说道。
      「没有最好,那温老师我先走了。」赵玲玲点点头,起身就走。
      「等等……那个,现在……现在要以学习为重……高中生早恋不好……」温
    柔低声说道。
      「这个温老师不用担心,我们会以学习为主的。」赵玲玲背对着温柔,回了
    一句后,不再停留,关上门离开。
      直到门关上,温柔才抬起头,仿佛全身失去力气般趴在桌上。
      「不要缠着慕言……很爱慕言……」樱唇里重复着这句话,显得有点红肿的
    双眼流下一滴眼泪。
      「慕言……是因为她吗?所以才讨厌我的吗?可是,明明你说喜欢我的,呜,
    明明是这样说的……」把头埋进双臂里,温柔感觉自己的心好痛,好痛。
      ……
      赵玲玲带着胜利的微笑走到慕言的教室外,隔着窗户的玻璃看着正在看书的
    慕言,心里一阵得意:「你一定是我的!我赵玲玲才是陪伴你一生的女人,只有
    我才有资格站在你右边!」
      慕言不知道温柔又被伤害了一次,也不知道赵玲玲又在窗外看着他,此时的
    他拿着课本,心里却是在想着昨晚的那个念头,怎么从小贷公司里撸一笔启动资
    金出来。
      「到底是怎么操作的呢?首先得搞一张假身份证?这个好像有点难啊,妈的。
    怎么每条路都把我给堵的死死的!」
      第一个条件就把自己难住,慕言不由的有点恼火,虽然不是不能用真的去撸,
    但是这帮吸血鬼,他是真的一点都不想给他们白白送钱。
      「张晓军倒是有关系,问题是这种事也不方便说,烦,烦死我了!」
      揉揉头发,慕言痛苦的趴在课桌上。
      ……
      温柔上午并没有课,心情低落的她跟江大山请了一个假,便开车回家去了。
      江大山看着温柔的背影,心里一阵火热,虽然他有着特殊的爱好,但是他还
    是喜欢女人的,尤其是这种温柔似水的女人,搞到床上应该很爽吧。
      只是想到慕言抓着自己的把柄,江大山有点烦躁的想着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找人修理他一顿?不行,行不通。给他一笔钱?他家好像挺困难的,这个
    应该行的通吧?」
      江大山想到这里,越发觉得这个办法好,只是有点困难的是,钱都在自家的
    老婆主人手上。
      「该怎么从主人手上拿点钱呢?还是实话实说?实话实说的话……」
      想到实话实说的后果,江大山的鸡巴一瞬间硬起,虽然从裤子外看很不明显,
    不过还是能看出一个轮廓的。
      江大山越想越兴奋,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保温杯,拧开盖子,把保温杯放在
    自己的鼻子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窸……主人的味道真香……」
      闻了一会后,江大山把保温杯凑到嘴上,仰起头「咕噜咕噜」的把杯中有点
    泛黄的水喝了下去。
      咂咂嘴,江大山有点遗憾的想到:「可惜这次的份量有点少……对了!」
      江大山起身拿着保温杯走到饮水机,往保温杯里放了一点温水后,再次仰起
    头,把杯中的水全喝了进去。
      「嗝!舒服多了……呼……」江大山喝完后,打了一个饱嗝,呼出一口带着
    骚气的气体,满足的摸着肚子坐回椅子上。
      「可惜了,一上午的份量让我一下喝完了。」摇摇头,江大山把保温杯盖上,
    放回自己的公文包里,并从公文包里摸出一个长条形的跳蛋,放进嘴里含着,解
    下腰带裤子,把嘴里的跳蛋拿出来,细的那一头对准自己的屁眼,用力塞了进去!
      「哦……」江大山发出一声呻吟,把裤子重新穿上,系好皮带,坐在椅子上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看着文件……
      ……
      温柔失魂落魄的回到家,跟佣人王姨打了个招呼,就上楼回自己房间了。
      王姨见自家大小姐脸色不是太好,急忙上楼走到宋可心的房门口,敲了敲门
    轻声道:「夫人,大小姐回来了,不过好像脸色不是很好。」
      宋可心从早上买药回来后,就一直待在房间里,坐在床上发着呆,听见佣人
    的声音,宋可心回了句:「好的,我去看看她。」
      从床上下来,穿着一件吊带睡衣,踩着一双红色的高跟凉拖就向着女儿的房
    间走去。
      「小柔柔。」宋可心敲了下门,推门走了进去。
      「妈,怎么了?」温柔趴在床上,把脸埋进枕头里闷闷的道。
      宋可心坐到床上,踢掉高跟凉拖,躺下后把温柔抱在怀里:「小柔柔怎么了,
    谁惹你生气了?」
      宋可心知道自家傻丫头的脾气,每次不开心的时候,都是这副谁也不想看见
    的模样。
      「没什么,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
      「你可是妈带大的,妈还不知道你吗?跟妈说说怎么了,要是有人欺负我的
    乖女儿,妈替你出气!」说到这里,宋可心的声音有点冷。
      「妈……」温柔翻身把宋可心抱住,小脸埋进了宋可心的一对肥奶里。
      宋可心很快就察觉到自己胸前的睡衣湿了,知道女儿哭了的她摸着温柔的头,
    一只手轻轻的拍打着温柔的玉背,柔声的安慰着:「怎么哭了,到底怎么了?乖,
    柔柔不哭,告诉妈妈,妈妈帮你出气!」
      「妈……他不理我了……呜哇……」在宋可心的安慰下,温柔终于失控般的
    哭了出来。
      「他?慕言?」宋可心下意识的说了一句,说完后才发现不妥。
      「该死,我怎么把这小牲口说出来了,这不是告诉女儿我调查他了吗?」
      温柔虽然天真但是不傻,一听见这个名字,从宋可心的肥奶里抬起头,一张
    带着泪痕的脸看着宋可心错愕的道:「妈,你……你怎么知道的?你调查他?」
      「谁让我的宝贝女儿从新学校回来,跟吃了蜜一样的开心,做妈的肯定要查
    查什么原因的嘛。」宋可心有点尴尬的找了个理由。
      她总不能说:「我看见你在房间里自己玩着屁眼,喊着慕言的名字吧?」
      温柔低下头沉默了一会,然后抬起头看着宋可心:「妈,你是不是对他做了
    什么?」
      「怎么可能,妈是这种人吗,小柔柔能自己找到幸福,妈只会祝福你们,虽
    然你们年纪相差有点大,但是这年头,也不是太奇怪的事。」宋可心红着脸解释
    着。
      「而且妈还没得及做什么就被这小牲口给……」心里暗道,想到昨天那个旖
    旎的画面,宋可心夹紧双腿,赶紧把这个想法给扼杀掉。
      「真的?不骗我?」温柔绷着小脸狐疑的看着宋可心。
      「真的,妈真的没对他做什么,只是调查了他的资料。」
      宋可心心想:「自己确实没对他做什么,没错,是他对我做的。」
      绷着的小脸垮掉,温柔把头重新埋进宋可心的肥奶里,闷闷不乐的道:「那
    是为什么呢?为什么突然就变了呢……」
      「可能……可能是他需要冷静一下吧,毕竟你们年龄差的有点大,而且他还
    是一个学生,压力肯定很大的。」宋可心抱紧女儿,低声安慰着……
      直到温柔在她怀里睡着,宋可心才轻轻的放开女儿,躺在女儿边上,宋可心
    不由的想着:「这小牲口怎么才一天就变了?昨天还信誓旦旦的说什么莫欺少年
    穷,今天就变卦了?」
      「难道是因为昨天的事?这小牲口盯上我了?」妩媚的脸蛋瞬间涨红,宋可
    心啐了一口:「呸呸呸,宋可心你可是能做他母亲的人了,想些什么呢!」
      怕吵到女儿,宋可心轻手轻脚的从床上下来,帮女儿盖好被子,提起高跟凉
    拖,赤着小脚走出了房间。
      回到自己房间,把鞋子随手放下,宋可心躺在床上忍不住的自恋摸着光滑的
    脸蛋想着:「想不到我这个半老徐娘,竟然还能迷倒年轻人。」
      想到自己丈夫,宋可心忍不住骂道:「哼,温霆锋你这个王八蛋,让你天天
    不回家!活该你被带绿帽!」
      ……
      中午放学后,慕言小心的避开赵玲玲后,踩着自行车慢悠悠的向家里驶去。
      慕言不知道,慕雪梅早上回到家后,浑身不舒服的她洗完澡后,打开衣柜发
    现好像被人翻过,而且还少了一套衣服,起初怀疑是进贼的她皱着眉翻了一下家
    里的财物和存折,发现两样都没少的她,眉头紧锁的向着慕言的房间走去。
      一打开慕言的房门,一股怪味扑鼻而来,只经历过寥寥几次性爱的她,隔了
    十多年,早已经忘记了这是什么味道。
      皱着眉在慕言房间里看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的她转身就要离开时,突然
    被什么闪了一下眼,慕雪梅看着地上那个在光线下,有点反光的东西走了过去,
    弯腰捡了起来。
      看着这个精美的水晶衣扣,慕雪梅的眉头紧皱,她可不记得家里有什么衣物
    是这种扣子的,捏着这颗衣扣,慕雪梅走出慕言的房间,经过客厅时,她注意到
    了阳台上晾着的床单,再看看手里的衣扣,脸上越来越红。
      「这这这……这死兔崽子,老娘一晚不在,就敢乱搞,等你回来,看老娘不
    打断你的腿!」慕雪梅把手里的衣扣拍在茶几上,怒气冲冲的骂道。
      再次谢谢帮我排版的大哥,比心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