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绳绑凌辱少妇

    发布时间:2020-05-21 00:01:47   
    这时,麦可突然把脸埋进小依腿根中间的柔软地带。

    “啊……不可以……人家不要……”

    小依拼命的扭动身体,但是手脚都被抓住,根本只能任人宰割。麦可伸出一

    大片肥厚的舌头,由下往上舔着小依柔软的私处。

    “呜……不要……”

    小依双手握成拳头,被舔的刹那好像有电流从小穴进入通过全身似的难以忍

    受。虽然也曾和以前的男友这样玩过,但自从和玉彬在一起后肉穴就不曾被他舔

    过,虽说是隔着一层薄布,但麦可的舌头又厚又有力,舔得她小穴一下子就湿了

    一大片。

    “很好是吗?”麦可抬起脸来看着小依。

    “不……你住手……求求你。”小依流着泪哀求着,麦可偏偏又更深更慢的

    舔了一次。

    “呜……”小依咬着唇紧闭着眼睛悲鸣,全身都冒出了鸡皮疙瘩,急促的起

    伏使得湿裹着布料的桃源地也跟着的缩挛。

    “嘿嘿!味道不错哦!”麦可品味着口中酸碱的腥味,自言自语的说。

    小依胯股间的蕾丝内裤又细又薄,一部份粉红的嫩肉片已经暴露出来,麦可

    滚烫的舌面感觉好像直接舔在肉缝上。

    “看得好清楚了。”麦可用手指沿着裂缝摸,叫其他男人过来看。

    裤子底部早被大量的蜜汁和麦可的口水弄得湿透,粉红的肉洞和一边被压在

    布料下的复杂肉瓣清晰可见,小小的阴核也凸了出来。麦可从口中垂下一沱口水

    滴在肉缝的位置上,滚烫的黏液触及羞耻的部位。

    “哼……”小依哀喘一声,麦可的热嘴随即猛压上去,粗暴而用力的吸舔湿

    滑一片的溪谷。

    “啊……不行……不要……啊……”小依拼命的哀喊扭动。

    麦可索性双手扒开她的大腿根更尽情的吸舔美味的肉花,细细的裤底完全陷

    入裂缝中,充血的阴唇从裤底两边露出来,她现在是夹着裤子而不是穿着裤子。

    在一旁稍恢复过来的玉彬看到妻子正被他们淫辱,愤怒的吼叫着,边爬边扑

    过来:“住手……你们没有权力这样……”

    但是阿泉马上将他押倒在地上。

    “救我……哼……”小依哀喘绝望的望着地上的玉彬求救。

    麦可灼烫的唇舌已直接吸住自己敏感濡湿的肉洞,大量温暖的唾液混着蜜汁

    流入她的肉洞,还沿着股沟流过肛门,一种从未有过的羞辱和被虐的感觉狂乱的

    摧残着大脑。

    当麦可的臭嘴离开后,小依的私处已经完全裸露出来了,湿黏的阴毛从窄细

    的亵裤边杂乱的跑出来,扭成一条的裤底绞入肉缝内,阴户壁红黏的嫩肉和皱嫩

    的阴唇全都被看到了,当着她丈夫面在奸淫她身体的男人面前展现出来,小依浑

    身不断的轻轻抽搐,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丈夫。

    麦可拿了一把锋利的剪刀先将她一边的裤腰剪断。

    “哼嗯……”小依羞喘了一声,一边的臀部到腰肢已完全赤裸。麦可嘿嘿的

    淫笑着、再将剪刀移到另一边。

    “喀喳。”一声又剪段了窄细的裤边。

    “不要……”小依无助的轻喊着。

    两边的裤边被剪断后,变成只有一小块薄布盖在羞耻的三角部位。

    “拿掉它好吗?让我们看清楚你的屄长什么样子。”麦可用手指夹起覆在下

    体上的那一小片薄布问着小依。

    小依的一双大眼充满泪水和乞怜:“不要了……求求你们……”

    但是麦可就是故意要看她这种模样,他玩弄了小依一会儿,还是残忍的揭掉

    那块湿皱的小薄布。

    “哼嗯……”小依哀羞得闭上眼睛。

    赤裸裸的她被放在桌子上摊开身体上任人观赏,三角部位长着稀疏柔软的阴

    毛、一直沿着裂缝两边的耻丘蔓延到胯下。

    “好漂亮的小穴!没想到生了一个小孩了,阴道的颜色还这么好!洞洞好像

    还蛮小的!她老公可能很少进去吧?”

    “流很多淫水呢!一定又滑又紧。”

    男人们兴奋的凑过来讨论。

    “呜……不要看……求求你们……”

    任由小依悲伤欲绝的抽咽着,男人们的话语却是愈来愈不堪,残忍的摧残着

    小依和玉彬这对小夫妻的尊严。最后,小依只能闭上眼睛,试着麻痹激动难堪的

    情绪。

    她没有办法睁开眼看到这些禽兽对自己贞节私处的赏玩,尤其是不敢面对丈

    夫玉彬的眼光。此时,玉彬辛苦的想挣扎冲向前去保护心爱的妻子,但是赤裸的

    身体刚才被阿泉用绳子捆得紧紧的,病后的孱弱又使他使不出力,只能抽搐狂乱

    的怒吼着,活生生的看着小依甜美的肉体被侵犯。

    但这些禽兽却还不轻易饶了小依,袁爷粗暴的扭住小依柔美的下颚,将她的

    头转向玉彬,命令她:

    “我们的小美人,睁开眼睛,在我们疼你和爱你的时候,要看着你的男人,

    他才知道你多幸福啊!”

    “不!原谅我……不要这样……”想到丈夫正看着自己的肉体被玷污,使小

    依忍不住痛苦的哀求。

    袁爷冷冷的道:“那我只好阉了他!”

    小依一听,激动的叫道“不要!我……我会听话。”

    为了丈夫的生命,她被迫睁开哀羞欲绝的眼眸。但看到玉彬正愤恨的瞪向自

    己,充满仇怒的眼神中看不到一点怜疼,刹时间小依不禁心都碎了,只能轻轻啜

    泣倾吐:“老公,对……不起,我是不得已的。”

    小依刹那间已下了决心,就算玉彬要恨她、看不起她,她也要牺牲一切来救

    他。但是让自己最亲爱的丈夫看着自己赤裸裸的让一群男人奸辱,一想到这,小

    依就会失去勇气。

    她忍着眼眶中打转的泪珠哀求着袁爷:“我的身体都已经给了你们了……要

    怎么处置,我都会乖乖听话……但是可不可以让玉彬离开,最少不要让他看……

    不要让他看我们要作的事,求求你们好吗?……这样我也可以没有牵挂的配合你

    们……求求你们……我真的会很乖的……”

    一口气说完这一段违背心意、又极度难以启齿的话,小依早已满脸羞红,不

    争气的泪珠不停从美丽的眼眸中滚出。只看见玉彬气愤得直发抖,若不是被绑起

    来,可能早已冲上来一刀杀了这个自己心爱的妻子,免得她再受更多羞辱。

    要被奸辱虽然痛苦,小依更心碎的是,看到玉彬看着她时那鄙视和愤恨的眼

    神,如果不是为了她,一个女人在丈夫面前受到这种羞辱,早就没有活下去的勇

    气了,但为了救玉彬,她受到再大的委屈都要忍耐。

    袁爷和其他五个人,并没有因为听到小依的哀求而放了玉彬。相反的,他们

    看到小依一副楚楚可怜任人摆布和宰割的样子,心中更是变态得兴奋到极点。

    袁爷哈哈的大笑道:“我们就是要在你的男人面前玩你、弄你……把你调教

    成淫荡的女人!”

    小依绝望的悲叹了一口气。

    此时山狗已按捺不住采取行动:“少废话!我先来疼你吧。”

    他污黑的手指侵犯到肉缝上端的部位,两片指甲仔细的拨开包覆住阴核的皱

    皮。

    “嘤……”小依呻吟一声,大腿根的肌肉也紧张的用力起来,阴核还没被碰

    到就开始勃起,阴户内好像也泌出淫水。

    “这不是应该有的反应啊!”小依心里乱成一团:“最羞耻和难堪的一刻终

    于来临了,他们要直接碰触我赤裸裸的生殖器,怎么办……我会被怎么玩弄?不

    知道玉彬是不是在看?我以后要怎么……怎么面对玉彬?……”

    还好这些禽兽已被小依玉雕般的胴体所吸引住,无暇再去强迫她看着玉彬。

    一群男人看着小依被剥开的小嫩穴、那唇片下红润润的复杂组织,都一脸要

    流出口水的色样。刚被隔着内裤舔过的溪谷一片泛红狼藉,一些阴毛沾在阴户的

    黏膜上,整片股沟都湿了,淡褐色的菊花蕾也不安份的在动着。

    “真漂亮!”山狗的指尖从阴户上沾起一丝黏液体。

    一群男人围过来看着并互相讨论:

    “湿成这样啊!是她流出来的淫水,还是你刚才口水流进去?”

    “嗯!我猜是这骚货流出来的淫水较多,口水应该没这么黏。”

    “应该是淫水。没错!我刚刚在吸这小雌货热热的小穴时,就舔到好多蜜汁

    呢!舌头舔起来都是滑滑的。”

    大家你一语我一语的交换着意见,还分别从小依的阴户上沾起蜜汁来品尝、

    研究。

    “住手……求求你们……”

    小依羞惭的全身颤抖,泪水早以染湿了桌面,她感到自己的身体比妓女还卑

    贱,男人残忍的羞辱不断袭卷她的意识,小依觉得视线愈来愈模糊,脑袋里只有

    隆隆的声音……

    也不知他们讨论的下流话讲了多久,麦可的手指已经慢慢的挖入她湿滑的肉

    缝内。

    “嗯……”美丽的阴户用力的收缩一下,抠弄阴道的搔痒将小依拉回现实。

    “唔……不可以……”小依仓皇乞求麦可住手。

    麦可淫笑着,手指顺着润滑的溪沟慢慢往下挖入。

    “嘤……不可以……求求你……”小依仍在哀求,但是呼吸却愈来愈急促,

    一颗芳心扑通扑通的跳着。

    袁爷忽然绕到小依面前,将她脸转向玉彬,命令道:“睁开眼!看着你的男

    人。”

    小依无助的顺从袁爷的胁迫,看到玉彬充满怒火和鄙夷愤嫉的目光正瞪向自

    己这边。就在这一刹那,麦可的手指突然用力的抠弄阴道壁的黏膜。

    “啊……”小依没有心理准备,娇躯激烈的挣动,哀媚的呻吟起来。

    袁爷捏着她两颊故意对玉彬说:“看你老婆!叫的很好听哦!”

    强烈的快感使小依眼睛无法睁开。

    “不要了……啊……”小依在桌上不停扭动,几个男人用力的压住她,肉缝

    被挖的发出“啾啾”的水声,蜜汁泛滥到股沟上。

    玉彬受不了妻子竟然在他面前发出这种叫声,他愤怒的吼叫道:“你不可以

    叫!……住嘴……不要脸……”

    小依毕竟是成熟的女人,虽然玩弄她的都是令她厌恶的男人,更何况还是在

    玉彬眼前被奸辱。但是被这样强制不断的蹂躏,就算是再贞节的女子碰上最厌恶

    的男人,最后还是会产生生理上的反应,但自卑感和醋意一向就很重的玉彬又哪

    能谅解呢?

    以前只有他才能拥有小依迷人的玉体,别人想偷窥一下他妻子美丽性感的双

    腿,或是隔着上衣贪婪的偷瞄她丰挺玉立的酥胸,玉彬都会想和人拼命。现在摆

    在眼前的却是小依一丝不挂、赤裸裸的诱人胴体横陈在男人中间,这些人正在欣

    赏、玩弄她的私处……

    玉彬一点也不体谅小依的痛苦,只是一连串的辱骂,小依一边忍受着无边的

    侵凌、一边心碎的听丈夫无情的怒骂,心里乱成一团的小依急着向玉彬解释,但

    却只能语无伦次的一直说:“不!不是这样……玉彬!我没有……不是你想的那

    样……相信我……我……”

    小依话没说完,麦可的手指突然完全送入滚烫黏滑的肉洞内,然后“啾汁!

    啾汁!”的抽送起来。

    “啊……哼嗯……”

    小衣全身肌肤刹时紧缩起来,那手指好像要把她阴户深处的黏膜都挖出来似

    的粗暴抠弄。

    “很好吧?继续跟你老公解释啊!”麦可逼问着小依,手指愈弄愈快,蜜汁

    从穴缝溅出来。

    “不……哼……玉彬……啊……不行……”

    可怜的小依上气不接下气的哀吟根本说不出完整的话来,阴户在男人手指的

    捣弄下呈现出充血的艳红色,负责抓腿的王叔握着她的脚掌心,小依的脚ㄚ已经

    用力的弯曲起来。一会儿后,麦可又放慢速度改用长抽重送的方式,阴道黏膜像

    痉挛似的缠绕着麦可的手指痉挛起来。

    “里面的肉吃的好紧呢!很久没弄了吧?好像很饥渴的样子。”

    麦可残忍的在玉彬面前玩着小依的肉体,还要用言语羞辱她。小依拼命的将

    脸转向一旁,咬紧下唇忍耐着不出声,眼睛都睁不开了,但是麦可的手指一次又

    一次重重的送入她阴户深处,指节根部撞击肿红的穴口。

    承受不住的小依还是僵直腰身、发出哀鸣,每一次的撞击都使得脑中一片空

    白。

    小依努力的想保持理智,但是肉洞却咬着男人的手指不放,每次麦可慢慢的

    将手指抽出来时,她潜意识就期待下次的撞击,穴水此时也跟着手指的拔出而涌

    出来。

    “绑起来玩好了!”

    阿泉弄来了两条粗绳,在小依靠进腿弯的大腿上紧紧的捆了数圈,拉到桌脚

    绑好固定住,小依就赤裸裸的展开手腿,像解剖桌上的小动物一样被固定住,绳

    子嵌入她柔嫩肌肤。为了不让她有太多空间可以乱动,阿泉还在她乳房的上下方

    绕过桌子紧捆上几圈粗绳,雪白绷紧的肌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汗珠。

    “这样可以让你更爽!”

    麦可不用再抓着她腿,就更粗暴的抽插起手指。

    “啊!……求求……你住手……不要在那里……不!求你住手……讨厌!不

    行……住手!……”

    小依在他的肆虐下激烈的挺动,但是身体根本移动不了。指节和阴户撞击,

    不断发出“啪吱”“啪吱”的水响,新鲜的穴水,不仅溅湿了胯股间的耻毛和肌

    肤,还沿着股沟流到桌面。

    “换个姿势绑看看。”阿泉解开她被捆绑在头顶的双手,从大腿两侧拉到膝

    弯、再将手肘捆在一起。

    “不要……”

    小依从没想过自己会在丈夫面前被绑成这么难看的样子,好像自己抱着双腿

    让男人玩肉穴一样。

    “很好!”麦可兴奋的狂插手指,还在里面放肆的挖弄。

    “呀……我不要……哼嗯……”

    小依激烈的挣动,却只让身子翻倒变成侧躺,但是麦可的手指仍然不受影响

    的插着她柔软滑湿的嫩穴。

    “不要啊……”

    小依一抖一抖的在桌上蠕动,屈起来的修长小腿因用力,使得两只脚掌也伸

    直了,脚趾尖到小腿呈现性感的弧度,夹在大腿根间的肉丘和溪沟又黏又滑,麦

    可半张手掌也早湿漉漉都是蜜汁。

    王叔将她的身体扳回原来的躺姿,伸手握起她饱满的玉乳,手指挑弄着峰顶

    那两颗娇艳的樱桃。

    “不可以了……求求你……”

    小依激动的哀喘呻吟,煽情颤动的胴体,看起来像是想逃脱被奸辱的宿命,

    但又有点像在迎合著加诸的侵犯。原本柔嫩的乳头在王叔手指的拨弄中很快的硬

    起来,她渐渐感到自己快要把持不住了,乳沟、腋下、背脊到股沟的部位都汗湿

    一片。再这样下去,可怎么好?

    想到这里,小依喘不成语的哀求着:“呜!……放……放了我,住手……我

    先生……在看……啊!不可以……不可以那样……”

    袁爷淫邪的笑着说:“呦!明明想要,还跟你丈夫说你不想?看看你那个不

    知饱的骚穴,流了多少这种不要脸的肉汁!”

    小依哀羞欲绝,但是不争气的身体仍然吃力的抵抗山狗和阿宏的淫弄,断断

    续续的娇喘哀求:

    “嘤!没有……没有这种事……我没有……玉彬……我没有像他们讲的……

    那样……嗯……”

    但这一切不但骗不了玉彬和正在玩弄她肉体的男人,虽急着对玉彬欲表明贞

    节,但美丽肉体的反应却愈来愈强烈,渐渐地已不像在挣扎……

    就在小依滨临崩溃边缘,袁爷忽然说:“先停下来!”

    麦可和王叔疑惑的看着袁爷,全身香汗淋漓的小依得到暂时的喘息,躺在桌

    上激动地喘息和搐动。

    袁爷接下去说:“现在还不到让这小淫货幸福的时候,这种荡货要慢慢的享

    受、慢慢的调教,才不会辜负老天爷的杰作。”

    小依情绪平静了一点、泪水就泊泊的从眼眸中涌出来,心里羞愧的不敢再看

    玉彬一眼。

    “刚才,只要再多被挑逗一点点时间,我就……就要把持不住了,不知道会

    发出什么不知羞耻的声音,或作出哪种不堪入目的反应,那玉彬再也不会原谅我

    了……”

    想到这里,小依再也不敢往下想……

    袁爷不愧是残忍的淫虐高手,他想了想,命令阿宏、泉仔、山狗、王老叔、

    麦可等人,把桌子拼在玉彬被绑的地方前不到五十公分。淫邪的冷笑道:“把那

    小美人带来这里好好疼她,让她这没用的男人,看着自己淫荡的老婆怎么和我们

    搞。”

    玉彬一听怒不可抑,顿时气得苍白的脸都发青了,嘶哑的狂叫着:“不!你

    们别想,不许再碰她……”

    挣扎着想冲上前去抱回自己一向视若白玉、不容别的男人碰一下的小依。但

    是袁爷一脚踹在玉彬的下体,虚弱的玉彬猪叫的哀号一声,吐出一堆胃酸。

    小依看到丈夫被殴打,也挣扎的扭过头来,身体虽然被捆绑得动不了,仍急

    得流着泪哀求着袁爷:“不要打他!我会听话!相信我,我真的会听话!求求你

    们!”

    袁爷得意的淫笑着,再踢了蜷缩在地上的玉彬一脚,鄙夷的说:“废物!你

    那可口的美人老婆不知道是看上你哪一点,等会儿让我好好的来拷问拷问她。”

    他们松掉小依的捆绑后,像使唤奴隶一样命令她:“自己走过来这里,让我

    们绑!”

    小依在桌上屈腿坐起来,美丽的脸庞经过刚才的蹂躏后略显苍白,几根发丝

    凌乱的垂在额前。她怯生生的用手臂遮掩着丰满的酥胸,紧紧的夹住好不容易可

    以夹起来的一双修长美腿,虽然早都被玩过了,但是小依仍然觉得自己有责任为

    玉彬保持矜持。

    “快过来!你想要我们抱你吗!”袁爷不耐烦的摧促着。

    “是……”小依痛苦万分的顺从回答。

    这只有短短不到五公尺的距离,她真希望永远都不要到达,但是残酷的现实

    迫使她必须走过去,赤裸裸的走到丈夫面前被别的男人糟踏。

    她小心的夹着双腿,先伸下来一条腿,玉雕般的脚趾着地,一条腿则暂时的

    弯曲横陈在桌上,原本小依是怕私处曝光,但她这种下桌的撩人姿势,却让在场

    的禽兽看得口干舌燥、淫欲高张,每个人心里都痒得受不了,发誓一定要好好的

    享受这天赐的尤物。

    小依下了桌子,修长的大腿仍紧紧夹着,看到自己赤条条一丝不挂的胴体,

    不禁羞红了双颊,一头飞瀑般的美丽长发在她低头时盖住了半边的脸,有如仙女

    般的美色。

    “快点过来!”

    男人们早已性欲高涨,不断的催促,小依噙着泪向前走去。怎知才略垫起脚

    尖走了一步,突然感到大腿根部温温痒痒的,好像要溜开一样。

    小依小心的移动另一条腿,就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刚才被玩弄的肉缝,正

    流出滑滑的液体,濡湿了两边大腿内侧,小依一颗芳心慌乱了起来。

    “不能被发现,要是被发现,这些变态的禽兽不知又会怎样羞辱我,这些讨

    厌的液体不是我心里想流的……”

    她扑通扑通的心跳着,跨出第三步时,一股热流突然从下体肉缝中涌出,温

    热的液体痒痒的爬下白嫩的大腿根,眼看要滑下来。一急之下,小依“哼”的哀

    喘一声,夹着大腿跪坐在地上。

    眼尖的袁爷却早已发现有异,他走向小依,冷冷的淫眼上下扫瞄小依每一吋

    胴体,小依被看得有点心慌,颤抖着诱人的樱唇怯生生的说:“对……对不起,

    我腿扭到。”

    袁爷冷冷的笑着,“扭到?骗我白痴吗?张开腿让我瞧瞧。”

    小依惊惶失措的喊道:“不!我不要,你们不是要带我到那张桌子吗?我爬

    过去。然后,随你们处置。”

    袁爷冷酷的一脚踩住小依脚掌心朝上的脚ㄚ儿,冰硬的鞋跟踩得小依的痛苦

    悲鸣。

    袁爷再一次命令:“张开腿!”

    小依痛苦而美丽的脸蛋倔强的摇着头,袁爷被小依的不顺从激怒了,他扯住

    小依柔顺的头发往上拉,小依不得已只好站起来,被拉扯头发而痛得泪水直在眼

    眶打转,但依旧死命的夹紧黏糊糊的双腿内侧,深怕被发现里面难为情的秘密。

    山狗、阿宏和麦可见状,赶过来帮袁爷的忙,山狗和麦可先用一手攫住小依

    纤盈的脚踝,另一只手想分别伸进小依两条雪白大腿的内侧,扳开小依紧紧夹住

    的腿根。

    小依拼了最后一丝力气夹紧大腿,被紧紧握住的纤细小腿也使劲儿的踢扭,

    但无奈敌不过山狗和阿宏粗暴的蛮力,小依根本连动都很难动得了。就当山狗和

    阿宏同将手掌插进小依两条大腿缝隙的刹那,两人同时“咦!”的叫了一声,然

    后不约而同缓缓的将手掌又抽出来。

    只见两人面带淫笑的睁着一双淫眼瞅着小依,伸出张开的手掌到小依面前问

    道:“哦!这是什么啊?你就是在隐藏这个吗?”

    只见山狗和阿宏两人的手掌上一滩热呼呼、黏糊糊的透明黏液,连分开的手

    指间都牵黏了一片,小依羞惭的扭过头不敢看他们的手掌,紧闭着泪湿的眼眸,

    用尽乎哭泣的声音轻颤的哀求:“饶……饶了我。”

    但是这些人又怎会放过小依呢?

    就在大家将视线集中在山狗和阿宏的手掌时,麦可也“哦”的惊叹一声,他

    刚刚从小依背后摸了一下她光溜溜的屁股,竟也从靠近大腿根的股沟上沾了满手

    的黏汁,大家转到小依背后去看,这才发现小依整片股沟和腿根早已泛滥成灾。

    袁爷兴奋的喘着气,命令小依:“张开!张开你的腿,让我看看湿成什么模

    样儿?小骚货!”

    小依几乎用哀号的声音乞求着:“不!不!求求你,放过我这一次,随你们

    要怎么处置我,但……但是不要让我……这样被看见。”

    袁爷当然知道小依是怕被玉彬看见淫荡而流满不堪液体的胯下,没有一个男

    人可以忍受自己妻子在别的男人的奸辱之下而产生淫荡的反应。

    但小依如此的反应却让在场的男人兴奋不已,泉仔拿刀子抵住玉彬的胯下,

    因兴奋而结巴的说:“张……张开……腿,不然……阉你……老公。”

    小依绝望的放弃了挣扎,为了玉彬只能将心一横,扭过头把一双动人的玉腿

    打开到与肩同宽,在男人们心脏要迸裂的惊叹声中,只见小依白皙滑嫩的赤裸大

    腿内侧,几乎已经全流满湿润黏滑的不堪液体。小依羞耻的颤抖着,不敢去多看

    玉彬一眼。

    “垫起脚尖站着!”袁爷再发出命令。

    小依已决定任由他们要怎么玩弄都不再抵抗,羞耻和哀求是没有办法改变肉

    体被奸淫的宿命,当小依姿态撩人的用美丽小巧的脚趾儿垫高脚ㄚ儿时,诱人的

    下体肉缝,却因为一双腿使力而失去缩紧的力道,这使得阴穴内还残流的黏汁又

    滴了下来。小依“嗯”的轻哼一声,紧紧的闭上眼睛、咬住樱唇。

    “要看,就让你们看吧!”小依狠着心想着,一缕闪亮的白汁,从小依的诱

    人肉缝中垂滴下来,黏稠的汁液并没有马上滴到地上,而是形成一条水柱垂在小

    依诱人的双腿中间。

    小依闭着眼睛,任由一头还黏在唇肉上的黏液,在双腿间颤抖轻摆,火热的

    裂缝被空气灌入,觉得凉飕飕的好不难堪。她听到玉彬咬牙切齿的说:“你……

    这淫……”

    玉彬并没说出下一个字,但小依知道玉彬认为她是不知羞耻的女人。“既然

    连玉彬都看不起我了,你们要怎样就怎样吧,最好把我弄死”小依自弃的想着。

    山狗手从小依腋下穿过搂住小依丰软的乳房,另一只手抱起她的腿弯,将小

    依轻颤的甜美胴体抱了起来,小依柔顺的躺在山狗粗壮的手臂中任由他抱着,一

    头美丽的秀发垂下来,认命的闭上双眼。

    山狗将小依放在玉彬面前摆好的桌子上,袁爷命令小依:“趴着,把你那淫

    荡的屁股好好的翘起来,面对你那没用的男人!”

    小依鼓足了最大的勇气,怯生生的转过身来像狗一样趴跪着,丰满的屁股在

    丈夫眼前抬高。玉彬当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小依的私处和肛门,但还没那么仔细看

    过,她的私处真美,夹在大腿根中间的耻丘肥美饱满、中间的裂缝夹着皱皱的唇

    片,可能刚被玩过吧!

    阴户里面粉红的果肉有点肿,而且肉缝底端还沾着一滴黏汁,小依美丽的胴

    体不住地颤抖。玉彬知道她现在一定又羞又恨的恨不得死去,顿时不禁万分的心

    疼,但是大男人的尊严仍让他对小依无法谅解。

    袁爷伸手抚摸着小依光滑饱满的臀丘,玉彬怒道:“住、住手!不准你乱摸

    她。”

    袁爷不屑的淫笑道:“废物!我帮你照顾老婆、疼老婆还不好吗?”

    被绑住的玉彬无法反抗,只气得全身发抖:“你……你……你……”的说不

    出话来。小依却早已羞得无地自容,在离玉彬这么近的距离被这些男人强迫像狗

    一样趴着抬高臀部,还被别的男人抚摸赤裸裸的屁股,叫她如何是好?

    小依忍不住泪珠直垂……

    袁爷手掌仍抚在小依触感光滑的屁股上左看右看,喃喃的道:“嗯!这样屁

    股不够翘,也不够开。”

    小依羞惭得全身痉挛。

    “玉彬还在看我被摸吗?……”心里只担心这件事。

    这时王老叔突然说:“我有办法。”

    袁爷说:“什么办法?赶紧动手啊!”

    王老叔说:“让她这样趴着!然后把她的手腕和脚踝绑在一起,就像海狗一

    样。”

    小依一听不禁羞得头晕目眩:“天……天啊,这……这是什么姿势!要我这

    样将屁股面对这些禽兽,再被玩给玉彬看,我还有勇气活下去吗?”

    小依颤抖的说:“不……不要……不要。”

    但是手脚已被四个人压住,王老叔和泉仔粗暴的把她的手腕拉到脚踝边,小

    依只好用脸颊靠在桌面,屁股也不得不更高的翘起,手腕和脚踝经已被牢牢的捆

    在一起,脚趾吃力的踮在桌面,王老叔和泉仔将她的大腿根往两边拉开。

    “哼嗯……”小依痛苦的呻吟一声。

    腿根张得更开后,脸颊贴在桌上也就更吃力了,腿根间美丽濡黏的肉花完全

    绽放开来,阴道入口和尿孔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