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难忘的3P外遇

    发布时间:2020-03-26 00:00:53   

    我是贵惠,半年多前曾顺着老公去做过一次按摩,就是那种带有色情的按摩。我们结婚要十年了,性生活算是美满……所谓美满是很难定义的,总之就是我喜欢跟他做爱,没有那些专家们说的退烧、厌倦或是什么的。

    上次的按摩我记忆犹深,虽然是难以接受但事实上是很刺激的。起初是有罪恶感,想想一个陌生男人在妳老公面前……那种事后的感觉。不过因为宗凯一点都不在意,反而之后每次做爱都假装成那个按摩师,那种刺激更甚于被按摩时的感觉。所以,如果你老公够开放的话,我劝你们可以尝试一下,半套就好,凡事是不可以勉强的。

    我跟老公到了宾馆,老公再次的拨电话找一位按摩师,按摩师也回了通电话到宾馆房间确认。我先是坐在床铺上,但想想说把床铺弄乱了不好,又坐到椅上,总之心理乱得是什么也无法思考,一动也不敢动。宗自己也是一样,一根烟接一根烟的,弄得满房间乌烟瘴气。我知道他也在紧张,上回按摩时也是这样,直等到付完钱按摩师走后,他跳到我身上时都还在发抖。

    门铃响时我几乎是蹦了起来,我慌乱的问宗我该站在哪儿?我知道这问题很蠢,但是我真不知道该站在哪里最适合。宗耸了下肩亲我一下,说了声:「我爱妳」,这句话让我心头的紧张去了一半,但剩下的一半依旧是让我感觉要心脏病发了。

    按摩师是个非常壮硕的人,少说有一百七十几公分!因为没戴眼镜出门,所以所以看不清楚他的长相,但感觉上还好。女人是靠感觉看男人的,最重要的是感觉,要是感觉对了就对了。我站在床角,想办法让自己站得自然些,按摩师的声音很柔,他轻轻的问我怎样称唿?宗帮我回答说,就叫她贵惠吧!

    他从包包里面掏一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玩意,接着问说:「要不要先洗个澡?」我是洗过澡出门的,但想到等下要做的事情,又感觉应该要洗个澡……。现在要我面对一个男人……万一他的意思是要跟我一起洗呢?想到这我突然感到全身发热,几乎是连站都站不住了。我忙着说我洗过了,才刚洗的。

    接着的动作与之前那次按摩大致相同,我先脱掉外衣裤,刚刚还感觉房间里的冷气好冷,这时倒希望宗能帮我调强一点。我钻进了被单里,两只眼睛不知道该把视线放到哪好,耳边只听到宗用着不同于平时的干涩声音说:「我太太很怕痒,所以……」

    按摩师先表示了一下遗憾,然后又提了一下自己的技术。总之我全没听进去,这时我只想我该往哪看才不会失礼,或许我该闭上眼睛?不过这按摩师很有礼貌……嗯!如果你也想找个按摩师轻松一下的话,我建议你先在电话里感觉他的态度。

    「贵惠……嗯!介不介意衣服?」按摩师用着轻柔的声调暗示着我说,「油压会弄脏哦!」

    其实上次按摩也是这样。我躲在被单里开始脱掉胸罩,在脱内裤时我迟疑了一下……倒不是迟疑该不该脱,既然到了这人家也来了,没道理不脱的。我想的是,在薄薄的被单外应该可清楚看到我的动作,要怎样脱才能优雅呢?老实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脱得是否优雅。

    虽然是盖着被单,但我已全裸,那种感觉——怕、紧张、兴奋都有。衣服是有钮釦拉鍊的,但是这被单,只需要轻轻一掀就……宗过来接过我的内衣,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

    这时按摩师也开始脱衣服了,他解释说是油压,所以他也要脱。只是上次的按摩师并没有脱,上次也是油压,是有什么不同吗?让我放心的是,他没脱光,还留下了一条小小的内裤。我并没克意的去注意,但还是瞄到一眼,他的屁股很小,跟身材搭配起来感觉很有力量。

    然后他要我翻过身子。我翻过身子趴着脸压在枕头上,不用望着他让我感觉到好过了些。然后我心想,这个死宗现在在干嘛,看着自己老婆被别人随便摸吗?到底这是我在享受,还是他在享受?按摩师慢慢的掀掉了被单,随着被单的移去,皮肤接触到了屋里的冷空气,这提醒了我,我的躯体已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一个陌生男人眼里……

    我猜这不是真的油压按摩,只是乳液而已,乳液倒在我的身上好凉。「妳的身材真好,皮肤这样白,妳老公好有福气!」

    按摩师的声音很轻,他低声说话让我感觉自己正背着宗凯做着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但其实房间很小,我知道宗凯是一定听得到的。他的赞美虽然可能只是一种职业习惯,但听到耳朵里就是舒服,芥蒂感开始消失。我说过,女人是靠感觉活着的。

    他先是按摩着我的肩膀,非常温柔,边按摩还边在我耳边问这样会痛吗?会不会太用力?刚刚的紧张已经开始消除……真的很舒服,舒服到我忘了自己身边有个只穿着内裤的男人,舒服到忘了自己身无寸缕,舒服到快要想睡了…

    …(待续)

    (二)

    就在我精神放松之时,按摩师的手开始下移,移到我的背。按摩我肩膀时还好,但往下我就开始痒了……我真的是个很怕痒的人,每次我要是生气或是情绪时,宗就会用呵痒这招来对付我。老实说,我还真不知道我身子的哪一部份是不怕痒的。

    虽然痒,但又不好意思说出,你知道女人都怕人笑的。我想我身体扭了一下,这人也是老道,那么轻微的动作都让他给发现了。他低声问我:「会痒?」我轻轻的「嗯!」了一声。他的声音真的很温柔,而且心又细,原本的羞涩感几乎没了,剩下的只有信任,就像是我对宗的信任一样。当然,一大部分也是因为我是趴着的,似乎只要能把脸藏着就增加了不少安全感。

    他的手继续一边按着一边慢慢往下移,到腰部时我「嗤!」的一声笑出来了,在听到我的笑声后他也笑了,于是整个房里的紧张全都消失了。这是种很特殊的体验,当你暴露了自己的缺点而发现对方并不在意你的缺点时,两人的关系会立刻拉得很近。于是我告诉他我怕痒,腰尤其不能碰……跟他说话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就像是我告诉我的美容师我希望吹怎样的发型一样。这种轻松只维持了一秒,因为他的手离开了我的腰滑到了我的臀部时。

    他并没心急的想做些什么,先是在我臀上倒了些乳液,然后开始搓揉着。

    有几次我感觉他就要碰到我的阴部了,是那么的接近,但像是不小心满怀着抱歉一样一样,立即又离开了。我知道他终究会摸到那儿的,但还是感觉会怕,有些事情是你永远也无法成为习惯的。

    在紧张却又期待的心情下,他的手却已离开了我的臀部又往下移了,一方面有点失望他放弃开始干什么「正事」,一方面又开始担心腿上的痒神经太敏感,这人突然开始轻揉我的脚,然后说:「妳的脚好美,又白又软,真的好美……」我知道他是真心的,最起码我感觉是,感觉就是我生命理的全部。

    接着他开始吻我的脚,一根指头一根指头的,还扶着脚背去抚弄他的脸颊,像是发现了什么世界最美的珍宝……一开始我抗拒的想要抽回,没有人亲过我的脚,也没人称赞过我的脚,或许我爸妈有,但起码我有记忆后就没了。他没像刚刚按摩时那样放过我,将我拉了回去,亲吻着,我感觉到他的舌头在脚趾间钻动……

    不是生理上的那种快感,而是一种心理上的感动,我几乎有想哭的感觉。这是第一次有人亲吻连我自己都从没注意过的地方。有人说女人是被开发出来的,我告诉你,这句话真的是百分之百的真理。

    从第一次牵手,到与宗凯的初吻、爱抚,我还记得第一次摸到宗凯棒棒时的那种惊吓。女人很少知道自己要什么,或不要什么,需要有个好男人来牵引。我们不像男人那样粗鲁,女人是像猫一样独立的动物,我相信没有两个女人对性的感觉是相似的,任何你能找到的性教育书籍至少都有着三分之一以上的谬误。时间像是过了有一世纪久,我完全陷在一种感动的情绪中,甚至没注意到他的手来到了我的股间。等他触到我下体时我才发现到他的手好大,虽然大却

    是细腻的。他并没直接侵犯那最隐秘处,只是在大腿间来回抚摸,偶而不经意似的碰触到股缝间又立刻移开了,似有似无的。我感觉全身都要松了,散了。这一切依旧不是快感,但却知道他在摸我,这个温柔的男人正在摸我……他的手慢慢的覆盖在我的阴部,完完全全的覆盖而又缓缓的揉动着,像是个守护神一样。过了好一会,他的手指探测似的开始在缝隙间里里外外的游走,突然他探到了我最敏锐的阴核,就这样轻轻的带过一下。那一瞬间我「嘤!」了一声,我知道我不该叫的,但我就像是艘原本漂盪在温柔的海洋中的小船,突然间的一声雷击……

    我发现我早湿了,他的触摸让我感觉到在我的阴核上早沾满了爱液,他的手指轻松的在其上滑走拨弄着。我全身的肌肉都被唤醒,控制不了的,我拱起了臀部,但他依旧是那样的温柔,不急躁也不担心,第一次的快感是慢慢来的。除了紧抓着床单外我什么都没办法,这如潮的快感始终无法退去,不是像人说的一波又一波的起伏着,而更像是海啸,你永远不知道它的高处在哪。他的手是那样轻,深入我下体是那样的自然,我能听到我下体的水声,有如海浪拍击着礁石……我能忍着不出声音,但是身体却没办法,我想要翻滚,想要跃起,但是身体却是向下的,一股无力感升了起来,除了尽量将臀部抬高迎向外我毫无办法。

    我想我就要哭了,或许我已经哭了……只他的温柔仍是不肯放过我。

    我不知道自己能有这样多水,上次按摩也是有着这样的水声,但这回就像是决堤般的一发不可收拾。其实不需要做爱,也不需要任何动作,现在我坐在这回忆起当时下体发出的那种淫荡声,整颗心就会像是要爆炸一样,脸庞也红的像是苹果。

    然后他的手离开了,顿时间我感觉整个人一下空了起来,手也离开了床单。我想要不是有床单让我抓着,我早就要尖叫了起来,用我全部的力气叫着。他把我转了过来,这人力气好大,就像是天神一样,在我毫无感觉情况下轻轻地将我抬起翻了过来。侧过头我正好望到宗,我看不清楚他的脸,但却知道刚刚的一切他全尽入眼底。宗依旧是叼着烟,维持着刚刚的坐姿。

    不知道是羞愧还是兴奋,有种情绪佔满了我的胸膛。我的男人正看着我被人玩弄,而我却不知羞耻的得到高潮……在宗那我感觉到一股爱意,我知道他爱我这样,爱我将自己最真的一面放纵出来。不过很难,我只能将我的情绪转向床单,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手指好酸。

    他整个人靠了过来,趴在我的胸前吻着我的乳头,摸索着。乳房并不是我的性感带,我不知道为何人人都说乳房会很敏感,或许我是个例外……但我喜欢宗吻我乳头,让我有种拥有的感觉,像是母亲一样。这时,这男人正像个婴儿一样吸吮着我的乳头,用他灵巧的舌。激情正消退中,换来的是无边的柔情。

    他的脸靠了过来,一张朴质的脸庞,带着些许风霜。我之所以不愿意提上次那按摩师的原因就是在此,那人很帅,在帅气中带着三分流气,身上还擦着呛人的古龙水。可能很多女人爱那种男人,但我不行,虽然他有一百种技巧能单用手跟舌头就让我高潮,但是我就是不喜欢,甚至感觉到屈辱。

    我突然有种想要吻他的冲动,但实在太傻了,不是吗?他轻咬着我的耳垂……天啊!沈重的唿吸声在我耳边响起,我感觉整个人都晕眩了。就像是被抽离灵魂的破娃娃一样,我身体已然消失了,剩下的只有那唿吸声,厚重的唿吸声……晕眩感持续着,像是涟漪一样散开,又重新开始,不断的扩散着。这人找到了我的弱点,最弱的弱点,他除了告诉我我的脚很美外,还找到了我最脆弱的地方。

    来自新疆的模特热娜是第二届CCTV电视模特大赛的亚军。她是天生的美人胚,窈宨的身材,丰满的乳房,高高翘起的屁股,还有一张迷人的小嘴和一双漂亮迷人的大眼睛,是汉族姑娘无法比拟的,这一切都深深的吸引了众多观众。

    这样一个大美人,追求者自然不少,尤其在成名以后,那些高官贵人、名人大款都试图通过各种渠道和她结识,其目的不言而喻。热娜虽然生性淫荡,对于男人从来都是来者不拒,但成名以后,为保持良好的公众形象,她也只能做一个地下的暗娼。做一个高级的,专门伺候一些高官和大款的、可以给自己带来丰厚的收入的高级暗娼。

    去年夏天,我通过一个朋友找到了热娜的秘密经纪人,让这位经纪人转告热娜,我愿出价两万让她陪他一夜,这等好事,热娜自然一口答应了。

    夏季周末的一个晚上,我和热娜在海南三亚的一家五星级宾馆的总统套间里相约而至了!

    热娜穿着一件低胸露背的黑色晚礼长裙,衬托得她那高耸的乳峰更加挺拔,尽显雍容华贵之风采!

    “你好,马先生!”热娜媚笑着说。

    “你好,热娜小姐!要不要先喝点什么?”

    “谢谢马先生,不用,您别客气!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不用着急,我这有一个性服务项目清单,你先看一下,每一项服务的价钱都不包含在那两万元之内。”,我把我亲自打印的一份性服务清单递到热娜手中。

    热娜仔细地看了一遍清单,并用笔把她认为无法做到的服务项目划掉了。最后我把她认可的服务项目的单价加在一起,再加上那两万元的基本服务费,总共我要支付给她三万五千块钱。

    “好吧,现在就开始!先给我跪下!”,此时此刻,我立刻变得兴奋起来。

    热娜心领神会并顺从地跪在了我的脚下,我从包里取出一个拴狗的颈圈和铁链套在了她那细粉无瑕的脖颈上,我把热娜象狗一样牵在手里,从客厅向卧房走去。

    热娜象一条母狗一样被我牵着爬行到了卧房。

    我把拴着热娜的铁链死死地拴在了床脚下,由于链子长度的关系,她已经不可能站起来了。

    我平躺在地板上热娜能触及到的地方,“爬过来,先用嘴让我爽一把!”

    热娜慢慢爬到我身边,看了看我脸,然后低下头,解开了我的裤带,先用手摸了摸隔了一层内裤的阴茎,我的阴茎随着热娜的抚摸而粗大起来。热娜随后拉下了我的内裤,粗大的阴茎展现在她面前!热娜眼里含着笑意,温柔地捧起我的阴茎,用舌头灵巧地从根部的肉袋舔到前面的龟头,重复几次后,她干脆把那整条肉棒放进嘴里,贪婪的吸唆起来,并发出刺激地吸吮声。

    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呀,是金钱让这个昔日在央视T型台上风光无限的名模在我面前变成了一个淫溅放荡的婊子。我顿时感到爽到了极点。我低头看着热娜,热娜也抬头与我四目相望,眼神变得迷蒙起来,但舌头还是不停地转动,我不由得闭上眼睛,享受着这异常强烈的性快感。

    热娜的确很有敬业精神,她一口气把我的大肉棒唆舔十几分钟,我的整条阴茎都粘满了她的口水,异常兴奋的我开始发出细碎的呻吟声,热娜唆舔得更加卖力了,突然间我大吼了一声,一股股浓热的精浆强劲地喷射在热娜的脸上,热娜此时仍用手握着我跳动的阳具,很有默契地闭上眼睛,一脸享受的表情。我的精浆散射在热娜的额头、眉间、鼻子和脸蛋上,缓慢顺着她粉嫩的脸颊地向下流淌着。过了一会儿,热娜睁开眼,露出放荡的笑意。

    “你的口技真不错,你先去洗个澡,我们再接着玩!”,我边说边解开了拴在热娜脖子上的狗链。

    热娜从地板上站起身来,用手擦拭了一下脸上的精浆,便到卫生间洗澡去了。我也趁闲休息一会儿,期待着下一个回合的到来!

    十几分钟后,热娜穿着一件紫红色的蕾丝性感内裤和胸罩,迈着婀娜的步履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看着她那细腰翘臀的魔鬼身材,闻着她那沁人肺腑的女人香,我的阴茎又一次勃起了!

    “您还想玩什么?”热娜非常主动,好象仍然意犹未尽。

    “你真是个淫荡的女人。”我脱光衣裳躺到了床上,“上来,让我舔舔你的嫩屄吧!”

    热娜犹豫一下,不见回答,但却以行动表示,她立刻脱下内裤上了床,把双腿八字分开,蹲在我的头上,阴部露出一条粉嫩的细缝,春水盈盈,让我很轻易的就吻到了她的两片阴唇和阴道口。我的舌尖疯狂地舔舐着热娜的淫穴。

    “喔!啊!好舒服!”,热娜气喘嘘嘘的浪叫着。她的淫穴好象已经痒得非常厉害了,淫汁犹如泉水般地涌出,粘煳煳地黏在我的口唇上。她的双手也没有闲着,抓住我的大肉棒,不停的上下套弄着,我的那根大鸡巴又一次坚硬如铁了。

    舔完热娜的嫩屄,我迫不及待地把她按倒在床上,将热娜的双腿极度分开,粗硬的鸡巴对准了她已经敞开的阴道口,然后用力一顶,我的大肉棒整条地插进了热娜的阴道里去了,一种难以言表的美妙快感,顿时传遍全身,想不抽送都不行。我紧紧地搂抱着她的玉体,开始缓缓地抽送起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