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樱 全

    发布时间:2020-03-26 00:00:47   



    ◎Ralph

    据说,事件发生的那年,曾有过一棵樱花树,花色如火般深红。

    大概是那年气候变动大,比较奇怪吧?详细的情形,由于年代久远,已经无 法深究,只在故老们偶然的闲话中,得到些许想象的蛛丝马迹。在满山盛开的粉 色中,只有山顶一点鲜艳的红,自远处眺望,大风吹过时花叶飘散,颇似女子鲜 嫩的私处之上,沾上一滴烛泪的奇异景象。抑或是如泪般的血滴?没人说得准。

    口耳相传的越久,记忆也如被风吹落的凋谢叶片,逐渐枯干碎裂。

    那是个多风的春夜,一对男女上了山,坐在树下喝酒。随从早早就被遣退了, 只剩下他们两人。那天的山里很静,几乎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柴火偶然因燃烧 而发出的轻微爆裂声,以及不断吹送着,托着粉色红色绿色的花叶的,叹息一般 的微风。

    酒差不多饮尽了,男子顺手把手上的杯子一放,掉在席旁的地上,残酒慢慢 的渗入土壤。「真美。」他是仰着头看着樱花的,但女子很清楚的知道他是在称 赞自己,因而有点娇羞的低下头来。女子身上单只有一片薄纱,除了长长的两袖, 再没有任何裁剪,只是随意交迭在身上,风一吹撩起下摆,修长的大腿就被火光 映得红艳艳,如同因酒酡红的双颊一般。女子偶尔移动身体,如同顺服的宠物在 主人面前撒娇一般,变换着不同的姿势,展露自己的身形。有时动作大了些,薄 纱经那么一拉,「衣襟」就这么展开,露出大腿根部隐隐约约的肉色耻丘,或者 是坚挺的乳尖,女子也只是无声的娇笑着,然后漫不经心的随意拉扯一下,就当 着已经整过衣了。

    「可为我,再舞一曲?」他转头,望着自己心爱的人。女子望着男人微微笑 着的神情,也回以柔媚而顺从的微笑。男子一袭黑衣,若不是火光映照,在深深 的黑夜之中,几乎等同于消失了一般,可樱花花瓣零零散散的洒落在身上,猛一 看,像是几点妖红的星辰,在深邃的黑暗中闪烁着。

    女子起了身,风一吹,又是无数花叶飘散空中,零零落落的洒在女子的长发 上,的身上。男子支起身体端坐着,开始不断重复着,曼声吟起一段非歌非诗的 奇异文字:



    今日樱下舞随风

    恰似相识当时无心云汉游

    只是发结纽

    无奈烛火烧断

    此后天南地北不相逢

    休休休

    不如饮鸠忘忧

    携手渡泉划破愁

    任红莲烧灼当是白头



    女子随着吟咏的节奏,开始舞动身体。先是慢慢的挥舞衣袖,如同扑萤一般, 划弄着墨色一般沉重的空气,然后抬头望着树梢摆动的枝叶,自己也跟着甩动肢 体,此时女子的肢体,又像是肉色的柳絮,夹杂在火光之中摇曳着、飘动着、飞 舞着……薄纱不知何时已经掉在地上,只有裸身的女子,在漫天红青之间展示自 己的舞姿,随着吟声画出的地图,把生命散在四处,然后如枯叶慢慢的萎去。

    男子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悲哀,女子也随着越舞越快,越舞越狂乱。突 然,男子一阵抽搐,声音如同被硬生生的自空间中抽离一般,嘎然静止。同时, 女子的脚步也一滞,蹒跚走了几步,软倒在男子面前。两个人彼此相望,不断的 喘息着,像是两只濒死的野兽。

    花瓣在两人之间不断的飞散着,有一叶停在女子颤动不停的胸口,随着心跳 而鼓动。男子直勾勾的盯着那片红花,突然一把将女子拉过,疯狂的舔吻那花瓣 所在的位置。女子发出了细碎的呻吟,抚摸着男人的脸。男人的口唇从吸吮成了 啃咬,动作越大,女子的呻吟声也逐渐加大,仔细注意,可以听到其中隐含着的 痛苦,但是手却越发温柔的抚摸着男人,彷佛是要用手记住男人的脸一般,非常 仔细而缓慢。

    男子抽下了衣带,将女子的手绑住,另一端则缠在樱树的枝上。女子保持半 坐躺着的姿势,但手被吊在树上,等于是把身体整个展开在男人面前。女子的身 体由于运动与酒力,已经染上了淡淡的樱色,就着火光一看,彷佛光的波纹洒在 身上,画出深深浅浅的不同痕迹。男人顺着那痕迹来回的抚摸着,有时轻柔的像 呼吸,有时则近似要撕碎女子一般的粗暴,但女子除了因快感而呻吟,或者因痛 苦而扭动身体之外,没有任何抵抗,她的眼睛仍然温柔的望着他,他带着血丝的 眼,像是母亲看着受苦的孩子。

    男子拿起旁边烛台上烧了整夜的短烛,呆呆的望着。烛泪慢慢的流淌,流到 他手上。刺痛让他回过了神,换了手斜持着蜡烛,然后看着烛泪滴在女子的身上。

    灼热使得女子不断的扭动,但是身体受缚,总逃不过烛泪的侵攻,于是只能 掉着泪,看着身体各处不断堆积的红色丘陵,体会随之而来的火烫,那比男人进 入还要强大千百倍的烙印。

    蜡烛换了一根,又一根。女子已经露出了恍惚的表情,嘴角流淌着唾液。身 体上烛泪跟花瓣堆积着,几乎到了掩埋住女体的地步。男子将眼前爱人的腿张开, 仔细看着她的私处。粉红色的折皱,不断的张缩着,像是唱着歌,引诱水手冲向 礁岩自毁的人鱼,拉扯着男子往堕落的深处一步步陷落。不知道是出自欲望,或 者是出自爱憎,男子突然凑过去,狠狠的咬了一口。娇嫩的黏膜经这一伤,流出 几滴血红,男子露出了诡异的笑,慢慢的舔去。此时女子连挣扎呼痛的力气都没 有,只是肢体不断微微的颤抖着,但,表情是诡异的,也是愉快的。

    蜡烛都用尽了,只剩下席位侧的篝火,遮遮掩掩的照着男与女。衣带自樱花 枝上被取下,握在男子的手上。女子如同屈服着,轻柔缓慢的舔着男子怒张的阳 具。先是细细的用舌尖勾勒着男人龟头棱角的外型,然后是嘴唇含着尖端,虔敬 而贪婪的吸吮,继而是尽根含入,忍着喉头略微的不适来回吞吐着,偶尔又吐出 火热的肉棒,用嘴唇磨蹭,用舌头包覆,上下摩擦。这回轮到男子颤抖着,露出 失神般快乐的表情,不断叹息。

    接着,男人扶起女子,让女子倚着樱树,翘起臀部。她的身体颤抖着,因为 刚刚的火热,也因为吸吮着男子阳具引出的欲望。男子爱怜的抚摸着她的背,再 次喃喃的赞颂着女子的美。酒意已退,女子的雪白肌肤与身上黏着的红色痕迹, 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彷佛生与死的交界变得模糊,迭上惨白,迭上火红,然后上 面再用几片花叶点缀着自然。男子猛然一送,阴茎竟根没入女子的蜜壶,采榨着 欲望的花蜜,随着猛烈的抽送四处飞溅。男子的低吼,女子高亢的淫声,配上肉 体的撞击声,彷佛火花四溅,在林间随风四处迸发,惹得篝火彷佛也回应着,红 热的飞灰在风中如萤不断飞舞,飘动回旋着,环绕交缠的肢体。

    良久,柴薪也将烧尽,夜色逐渐将四周的景物吞进,只有着黯淡的火烬,随 着心跳一般的节奏吞吐着光芒。两头野兽在激烈的嬉戏之后,平静而颓然的对坐 着。女子再度将男人的阳具放入口中,但这次的动作几乎感受不到欲望,而只是 发自内心的爱意与温柔。男子抚摸着女子四散的长发,眼中的血丝不知何时已经 退去,取代的是如同潮水一般的深湛。然后男子勃起了,完成任务的女子,抬起 头对着想望着的人露出了有点复杂的微笑,男子点了点头,弯下腰也开始舔起爱 侣的私处。受了那诱引,女子的身体又火热了起来,深处的欲望也开始在下体凝 聚,泛滥。

    两人又恢复对望,同时慢慢的,但坚定的对着彼此微笑。男子自身后置放的 小铁箱中拿出了一小瓶酒与两个杯子,为两人斟满。已经不再需要确定彼此的意 志了,因为在放情的交合中,在眼神的对望中,他们已经说够了。于是,两人碰 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接着女子起身,坐在男人盘坐的腿上,让阴茎进入私 处。两个人的欲望,在此时经由彼此的连结,不断的来回传递,膨胀,涨的彼此 又热又渴(或许是毒酒的药效发了?),两个人先是吻着,轻轻的,然后越来越 重,接着开始啃咬彼此:舌头、嘴唇、脸颊、耳朵、颈子……并不是温柔嬉戏的 轻咬,而是每一下都留下痕迹,渗出血的激烈啃咬,彷佛要将对方一点不留的吃 下去一样,而手也从紧紧拥抱,到了撕扯刨抓对方血肉的激烈程度,可下体的抽 送与收缩,却依然缓慢与温柔,彷佛是他们正享受着彼此最后的精华,带着不舍 与珍惜。

    夜樱如火般的落花,不断的洒在两人身上。地面上事先循着特别的轨道倒上 了油,在黑夜里好似蜿蜒的河流,上面飘着花瓣与两人接合时的白浊喷发。此时, 两人累积忍耐的欲望也到了极点,女子带着嘶哑与抖音的呼喊声突然静止,随之 而来的是从最深处爆炸开来的,带着各种光影与声音的,无边无际的高潮。强烈 的收缩也如同最终的呼唤,呼唤着男人的精华。响应着这祈求跟诱引混合的间歇 收缩,男人也将自己,完全的给了出去,填满女人最后的欲望。

    保持着相连的姿势,男子手一挥,篝火倒了,顿时地上的河流变成了火炎奔 流的赤色通道。两人被火包围着,却没有被火给吞噬,只偶然有几点火星,逃窜 般驻在她发上,他身上。樱树开始自根部被火沾染,散出如同熏香的味道,慢慢 的将两人的血肉榨干,再换用香气来填满,花的香气,树的香气,火的香气。

    风不断的吹着,花叶被卷上半空,又被火场产生的上升气流这么一托,好似 依依不舍的,在一片艳丽的赤色中盘旋回顾。火势变大了,烧着花瓣,好像花瓣 长了吞吐不定的翅膀,终于往远处飘去。

    然后,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在山顶的大火结束之后,附近的居民在山顶那 棵红樱树的残骸旁,找到一对干尸,面目跟身体都被撕裂的模糊,无法辨认身份, 但仍然维持着死前交合的姿态,分也分不开。 [ 本帖最后由 duan567 于 2009-2-4 13:26 编辑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