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绝色人妻教师.

    发布时间:2020-03-24 00:00:33   


    每个女人都是有性欲的,而且有的还比男人还要强,欲望一旦被引发出来,力量也是无穷的。未婚的女人要小 心,漂亮的少妇更要小心;因为当有夫之妇括了出去,有时会更疯狂。

    现今生活中的女人有几个一生只得一个男人?结了婚的女人有几个没有背叛过自己的丈夫?一夜激情不被老公 发现,哪个女人不想这个?

    陈雅菲,今年二十八岁,毕业于香港大学英文系,之后就在北区一所中学教英文,这里的学生成绩也不很出色, 雅菲虽然已当了六七年教师,但内向温柔的她,每次有学生与她斗咀,她都会很不开心,都觉得自己不是个好教师 ……

    就在四个月前的圣诞,雅菲与拍拖四年的男友结婚,丈夫张志强大她两年,是电盈人事部的Assistan t Manager,职位不高不低,但收入倒不错。

    他外表不英俊,但很高大,比起娇小的雅菲高了一个半头。

    至于雅菲,她不算是个大美人儿,但也长颇标致的,特别是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令人看见就有种想爱惜的感 觉;虽然只有五尺左右,但丰挺的乳房与浑圆结实的屁股长得很是恰到好处。

    雅菲的男人缘一向很好,在她结婚前还有个对她很好、长得颇英俊条件又不错的男子向她展开追求,但最后她 还是拣了那老老实实的男友结婚,可能,做老师的便是喜欢这些……

    这天,她穿着一件白色紧身的短裙,红色的纯棉T恤……成熟和丰腴、凸凹的身体曲线和饱满的胸部格外惹眼。

    丰满的乳房挺立在薄薄的衣服下,随着呼吸微微地颤动,隐约凸显着胸罩的形状;浑圆的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紧紧地透出了内裤的线条;微微隆起的小腹和那肥腴的臀部,充满着火热的韵味。

    一股令男人心动的气息弥漫全身,新婚少妇成熟的韵味和扭动起来的腰肢,让男人看见一种有心慌的诱惑。

    校长李忠看见雅菲丰满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影从窗前走过,不由得一股热流从下腹升起……

    李忠来了这中学只有大半年。他是个不折不扣的色老头,五十多岁了,却长了个慈祥学者的样子,个子短小, 比起雅菲还矮了小许。

    尽管体貌如此不佳,可甚擅长风月之事,在他二十多年教学生涯中,利用自己的职权,已经搞了很个女老师了 ……

    自他上任以来,就看上雅菲了,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四个月前雅菲结婚的时候,李忠上火了好几天,他一直怀 疑雅菲结婚之前是处女,可恨没在结婚之前没有弄上她。

    结婚之后,看着雅菲一天天的从一个少女的清纯变成少妇熟透了的感觉,让李忠心里急得要命。

    今天见到雅菲,一个阴谋在他心里产生了,一个圈套正在向她身上圈来,准备将她推向欲望的深渊。

    雅菲这晚回到家,吃饭的时候把学生与她斗咀的事和丈夫说了,可是他根本没当回事,一向粗心大意的他,只 是随意安慰了几句,这态度令雅菲很是不满。

    两人闷闷不乐地上床了,过了一会儿,志强的手从她背后伸过来在她丰满挺实的乳房上抚摸,一边把她的胸罩 推了上去,翻身压倒了雅菲身上,一边揉搓着雅菲的乳房,嘴已经含住了雅菲粉红的小乳头,轻轻吮吸,舔嗦着。

    “我不想啊……”

    雅菲不满地哼了一声,志强已经把手伸到妻子的下身,把她的内裤拉了下去一边将手伸到雅菲阴毛下边摸了几 下。

    雅菲下身一般都是很湿润的,而且阴唇上非常干净,嫩嫩滑滑的。

    才摸了几下,志强的阴茎就已经硬得发涨了,迫不及待地就分开了雅菲的双腿,压到了雅菲双腿间。

    坚硬的东西在湿滑的下体顶来顶去,弄得雅菲的心里直痒痒,只好把腿曲起来,手伸到下边,握着丈夫的阴茎 放到自己的阴门,志强向下一压,阴茎插了进去。

    “嗯……”

    雅菲哼了一声,双腿微微动了一下。

    志强一插进去就开始不停地抽送,发狂地在雅菲身上抽插着。

    渐渐地雅菲下身传出了“噗嗤、噗嗤”的水声,雅菲的喘息也越来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张开着,志强这时却快 速地抽送了几下,精浆就灌满爱妻的子宫里,便趴在妻子身上不动了。

    刚有一点感觉的雅菲把趴在她身上的丈夫推下去,抓过床边的纸巾在湿乎乎的阴部擦了几下,翻过来掉过去, 心里好象有一团火在烧,起身又打着电视,浑身很不自在。

    作为一个丰满性感的少妇,丈夫显然无法满足自己的性欲……只是现在雅菲的性欲还没有全显露出来,这为雅 菲的堕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的伏笔。

    第二天,学校书记就告诉校长要见她,雅菲颇感意外,但也来到了李忠的办公室;雅菲今天穿了一件水粉色的 衬衫,和一条及膝的淡黄色纱裙,短裙下露出的笔直浑圆的小腿,小巧的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小凉鞋。

    “校长,您找我?”

    李忠眼睛盯着雅菲薄薄的衣服,随着雅菲说话有些轻轻颤动的乳房,那丰满的韵味,让他几乎是要流口水了。

    “啊,Miss Chan,你来了……”

    李忠让雅菲坐在沙发上,一边说:“如果年底有机会,我准备让你做英文科科主任。”

    由于雅菲坐在沙发上,李忠从雅菲衬衫的领口斜眼进去看见里边穿的是一件白色带蕾丝花边的乳罩。

    李忠看着丰满的乳房之间深深的乳沟,下体都有些硬了。

    “校长,我才教了这么几年,别的老师会不会……”

    雅菲有些担忧。

    “不要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

    李忠的眼睛几乎快钻到雅菲衣服里去了,说话出气都不匀了,“这样吧,你写一个工作总结、个人总结,明天 早上……嗯,明天是周末,明天下午一点,你送到我家里来,我帮你看一下,周一我就送给校董会去。”

    “谢谢你,校长,明天我一定写完。”

    雅菲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我家在这里。”

    李忠在一张纸上写了他家的地址递给雅菲。

    整整写到晚上十一点的雅菲,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志强对雅菲的热情是不屑一顾,他于内心不太喜欢妻子比自 己能干。

    由于明天他有个同事结婚,便早早上床睡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雅菲仔细地打扮了一下,换了一条及膝白色带黄花的丝质裙,吊带的小背心,又在外面着了 一件淡粉色的外套。柔软的面料更衬得雅菲的乳房丰满坚挺,纤细的腰,修长的双腿。

    雅菲来到李忠元朗蝶翠峰的住所,早在十年前他的老婆仔女都移民到加拿大了。

    李忠开门一看见雅菲,眼睛都直了,“快进来,快请进。”

    雅菲把总结递给李忠,李忠接过来,却放在一边,忙着给雅菲端了一杯冰咖啡“先喝一杯解解渴。”

    走了这一段路,雅菲真有些渴了,接过来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她没注意到李忠脸上有一丝怪 异……

    雅菲又喝了几口咖啡,和李忠说了几句话,突然觉着有些头晕,“我头有些迷糊。”

    刚一站起来,就天旋地转地倒在了沙发上。

    李忠过去叫了几声:“Miss Chan,Miss Chan……”

    一看雅菲没声,大胆地用手在雅菲丰满的乳房上捏了一下。雅菲还是没什么动静,只是轻轻地喘息着。

    李忠在刚才给雅菲喝的咖啡里下了一种外国的迷药,药性很强,可以维持几个小时,而且还有催情作用。此时 的雅菲脸色绯红,粉红的嘴唇微微张着。

    李忠把窗帘拉上之后,来到雅菲身边,急不及待地扑到躺在沙发上的雅菲身上。拉开她外套与小背心,雅菲丰 满坚挺的乳房带着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很薄的乳罩,李忠把乳罩推上去,一对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显露在他面前, 粉红粉红的小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药力的作用下乳头慢慢地坚硬勃起。

    李忠双手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乳房,柔软而又有弹性,他含住雅菲的乳头一阵吮吸,一只手已伸到裙下,在雅 菲大腿上抚摸,手滑到阴部,隔住小内裤用手搓弄着……睡梦中的雅菲轻轻地扭动着。

    李忠已挺不住了,立即把衣服脱光了,阴茎已如大铁棒红红地挺立着,李忠个子短小,但阳根却比一般亚洲人 粗大,顶端的龟头更有如小孩的拳头般,很是可怖……

    李忠把雅菲的裙子撩起,白嫩的肌肤很是性感撩人,胀胀的下身被一条白色的丝织内裤包着……几根长长的阴 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

    李忠把雅菲的内裤拉下来,双手抚摸着一双柔美的长腿,雅菲乌黑柔软的阴毛顺伏地覆在阴丘上,雪白的大腿 根部一对粉嫩的阴唇紧紧地合在一起。

    李忠满足地淫笑着,手伸到雅菲阴毛下边抚摩,摸到了雅菲嫩嫩的阴唇。湿乎乎的软乎乎的,李忠双手分开雅 菲修长的大腿,整个脸埋在她的私处,贪婪的舔起来。

    多月的宿愿得偿,李忠兴奋得简直有如疯狂。他一分一寸的舔唆着雅菲的身体,就连最隐密最肮脏的地方,都 舍不得轻易放过。舌头由细嫩的阴部,直舔到紧缩的肛门,细腻的程度就如同用舌头在洗澡一般。

    雅菲是个规矩的少妇,哪里经得起李忠这种风月老手的玩弄?转眼之间已下身泛潮,喉间也轻轻发出了甜美的 诱人呻吟,在强烈的刺激下,似乎就要醒了过来。

    李忠舔得热血沸腾,用嘴唇含住了雅菲那丰满、娇嫩的两片阴唇,雅菲肥嫩的阴唇顿时被李忠的嘴唇拉扯起来。

    李忠觉得十分刺激,反复地玩弄了一会,下体更是极度膨胀,急需找个地方去发泄,于是站了起来,把雅菲一 条大腿架到肩上,一边抚摸着滑溜溜的大腿,一边用手把如火棒的阴茎顶到了雅菲柔软的阴唇上,龟头缓缓的划开 两片嫩肉。

    “人家的老婆我搞过不少,但很少有你这样正的嘿嘿,你的好老公要来了”跟着他用力一挺,“滋……”

    的一声,男性生植器便插进去大半截,直捣黄龙,进入那梦寐以求的玉体,睡梦中的雅菲双腿不期然地一紧。

    “呀呀,好紧啊!好好屌啊!”

    李忠只感觉阴茎被雅菲的阴道紧紧裹住,感觉却又是软乎乎的。

    李忠来回抽动了几下,才把阴茎连根插入,雅菲秀眉微微皱起,“嗯……”

    浑身抖了一下。

    雅菲脚上还穿着白色的高跟鞋,左脚翘起在李忠的肩头,右腿在胸前蜷曲着白色的内裤挂在右脚踝上,在胸前 晃动。裙子都卷在腰上,一对雪白的乳房在胸前颤动着。随着李忠阳物一抽一拔,粉红湿润的阴唇都向外翻起。

    李忠伟大的阴茎在雅菲湿窄的阴道中密集式抽插着,不断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睡梦中的雅菲浑身轻轻颤 抖,不自禁地轻声地淫叫着……

    机械式抽插持续了快半小时,强烈的快感令李忠亢奋不已,他知道高潮将至了。

    于是紧紧的搂住了雅菲柔滑的腰,猛烈的抽动着老而弥坚的肉棒,急速地抽送了十几下,便拔出如箭在弦的阴 茎,迅速放到雅菲微微张开的嘴里。

    阳具又是一阵抽搐,“啊……”

    的一叹,岩浆一般沸腾炽热的男人精华从亢奋的顶端狂泄出来,热乎乎的精液便注满了雅菲的小嘴内……

    发泄过后的李忠没有立即将阴茎拔出来,他享受着阳根在雅菲嘴里温暖的感觉,待得巨根开始软下来,顶了几 下,才恋恋不舍地从雅菲嘴里拔出。

    由于李忠射得实在太多了,白浊的精液从雅菲的嘴角流出来。

    李忠喘着粗气坐了一会儿,再拿出一部DC,把雅菲摆了好几个淫荡的姿势:她的私处一览无遗,红嫩的阴唇 中,不知是淫水还是精液在里边含着,白花花的液体,使阴毛已经成绺了,李忠急急地拍了十几张……

    可怜的雅菲,就这样被李忠这淫兽奸污了……不过,这不是结束,只是淫乱的序幕罢了……

    李忠拍完了照片,赤裸裸的走到雅菲身边,把她抱到睡床上,扒下她的裙子胸罩。

    雅菲仰躺在床上,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在胸前隆起着,即使躺着也那么的挺实。

    李忠光着身子躺在雅菲身边,双手不停地抚摸着雅菲全身,很快阴茎又像铁棒般硬了。

    李忠把手伸到雅菲阴部摸了一把,还湿乎乎的。

    于是翻身压到雅菲身上,双手托在她腿弯,让雅菲的双腿向两侧屈起抬高,湿漉漉的阴部向上突起着,粉红的 阴唇此时已如鲤鱼嘴般微微一开一合。

    李忠将坚硬的火棒紧贴着饱满的阴户,硕大的龟头噗的一声,可怖的巨根又再次没入了已为人妇的雅菲不设防 下体。

    “这次我要将我的子孙灌满你的子宫……我要你一生一世都有我的精华!”

    李忠又开始在雅菲的下半身苦干……

    雅菲此时快醒了,感觉已经很明显了,在抽插的时候屁股向上抬了一下。

    李忠也知道雅菲快醒了,也不忙着干,把她的大腿盘到了腰部,肉棒磨着娇嫩的阴道壁波浪式的继续深入,粗 大的阴茎只是有节奏地慢慢地来回动抽送着。

    被蹂躏的雅菲觉得自己好象作了一场梦,一场不知和谁的疯狂激烈的造爱的梦,酣畅淋漓的呻吟叫喊,使她在 慢慢醒过来的时候好沉浸在如浪潮一样的快感中,感觉着那一下一下的粗犷的抽插。

    “嗯……”

    雅菲轻轻的呻吟着,扭动着柔软的腰……

    猛然,雅菲感觉出了下体真的有一条很粗的很硬的东西在抽插着。

    一下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雪白的大腿之间李忠淫笑着的脸,自己浑身上下只剩了小腿挂住的小 内裤,下身还插着这个无耻的男人肮脏淫秽的东西。

    “啊!”

    雅菲尖叫一声,她使劲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淫兽,一下从李忠身下滚了起来,抓起床单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

    但觉着嘴里粘乎乎的,还有一股腥腥的怪味。用手一擦,粘乎乎的奶白色浓郁的东西,雅菲再愚蠢也知道自己 嘴里是什么了,立即趴在床边作呕了半天。

    李忠过去拍了拍雅菲的背,“别吐了,这东西不脏,是很补身的。”

    雅菲浑身一震,“别碰我,我要告你强奸!你……不是人。”

    雅菲泪花在眼睛里转动着。

    “告我?这可是我家,在我家床上让我搞了,怎么说是强奸呢?恐怕是通奸吧。”

    李忠毫不在乎地笑了……

    “你……”

    雅菲浑身直抖,一只手指着李忠,一只手抓着床单遮着身子。

    “别傻了,乖乖跟我,我不会亏待了你,要不然,你看看这个……”

    李忠拿出两张照片让雅菲看,雅菲只觉脑子一下乱了……那是她!微闭着眼睛,嘴里含着一条粗大的阴茎,嘴 角还流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不……”

    雅菲一阵晕旋,顾不得身上遮盖的床单,扑过去去抢照片。

    李忠一把搂住比自己还高小许了她,道:“刚才,你像死鱼般,我屌得也不过瘾,这下要好好再玩玩!”

    一边把雅菲压倒在了身下,嘴在俏脸上狂吻。

    “你滚……放开我!”

    雅菲想用手推开李忠,可是连她自己也知道推得多么无力……

    李忠一把扯开遮盖着雅菲大半个下体的床单,又把她压到了身下,双手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 乳房,大力地揉搓着。一边低下头去,含住了粉红的小乳头用舌尖轻轻地舔着,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住雅菲乳头 轻轻搓着,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冲全身,雅菲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乳头渐渐硬起来。

    “不要啊……求求你别这样……嗯……我可是有老公的……”

    雅菲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了,双手无力地晃动着。

    “有老公又什么了?我就是喜欢搞人家的老婆呀!”

    李忠的右手再次滑过大腿,摸在了雅菲下身的阴唇上,两片阴唇此时微微敞开着。李忠分开阴唇,按在娇嫩的 阴蒂上搓弄着。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